市县行业动态

西安咸阳宝鸡渭南铜川延安榆林汉中安康商洛杨凌示范区行业作协

安康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市县行业动态>安康

诗意安康的艺术抵达——李茂询散文集《瞬时玄灵》之独特魅力(梁真鹏)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9-12

  李茂询先生是安康人熟悉的知名老作家,2017年,他的首部散文集《瞬时玄灵》终于出版面世,在这个出版门槛很低的年代,74岁的老先生集毕生心血和创作成果的作品荟萃,却另有意义。

  《瞬时玄灵》收录了作家主要散文作品108篇,由“玄歌妙韵”“乡歌俚韵”“古歌远韵”和“散歌余韵”四部分构成,每一部分都由一段极具诗意的短语作为引文。

  该书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奇异。首先是书名,老先生何以以此为名?读了他的序——我的写作,才知是受古代文化浸润的结果。再看“序”和“后记”,没有另请名家,全是自行操作,甚至书名题写也自己操劳,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仅此,就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以前,每当读到李茂询的散文作品,总有一种与其他人很不一样的感觉。一些人的文章,看过不久就模糊了、忘记了,可是他的文章,多年之后,仍让人难以忘怀。个中原因,值得探究。在比较认真地看了《瞬时玄灵》之后,才有了一种整体性的异感。这种异感是否准确,归纳了以下五个方面,以供众读友诠释。

  其一,具有干净、准确的艺术描写功力。我们随便翻到某篇文章,都可以有充分的体会。例如《麦的笑》,开篇就这样写道:“风儿兴高采烈地轻抚着麦,麦亮着脸,胳膊撞着胳膊,送出‘沙沙’的笑。不像人,麦的笑是用四肢、躯干和头颅。叶片是麦的胳膊,秆儿是麦的

  躯干,穗儿是麦的头颅,芒们是麦的睫毛和眉毛,你的睫毛我的眉毛挨着的时候,就笑,天真地笑。不像人,笑有千种万种,笑有千奇百怪。胳膊撞了胳膊,眉毛碰了眉毛,反倒怒目相向,不笑。麦在年轻时不笑,年幼时也不笑。年轻年幼时只是学习生长,在风中,在雨中,在锄下,起起伏伏,错错落落,卯足了劲儿从一个方向往上长……”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去写麦的成熟与丰收,这样去写农民面对麦收的喜悦,以拟人化的笔法如此干净准确地描写成熟的麦的面貌,李茂询应是第一人。

  其二,具有艺术张力的抒情功夫。一般来说,抒情是散文作品主色调,但是,能将抒情写得具有强大的艺术张力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应该是考查一篇散文作品水准的重要标杆。在阅读《瞬时玄灵》所有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作者在努力地展示着这种抒情功夫。且看《翻苕藤的女人》,在对太阳、苞谷苗、麦穗、水雾、天空、鸟儿、蜂儿、花儿作了诗意的描述铺垫之后,接着写道:“有风儿从苕地上刮过。风儿的声音细微地只能从背上的肌肤去感觉。有菊从风儿的感觉中忽然生出无限的感动。记得二十几岁生第一个孩子时,她的心儿就像这庄稼地、这柔曼的水雾、这天空的景致、这些鸟儿的飞翔、这花儿蜂儿的韵致、这风儿的轻拂……”一个勤劳、朴实、善良充满大爱的陕南农村妇女,由此有着生动的展现。

  其三,具有情意和诗意的艺术抵达。我们且看《细雨霏霏稻草街》的开篇文字:“云层像一只白嫩柔软的手。轻轻地,轻轻地,将稻草街四周的山山岭岭捂着掖着。那柔荑之手濡湿得像从街后的溪水中刚

  刚拿起,向周围任意一挥,就变成了绵绵的细雨,一忽儿,一忽儿,霏霏细雨便湿了房子,湿了街道,湿了田畴,湿了树林,也湿了路上小小子的黑头发、街上小姑娘的红衣衫。于是,瓦房板房都清亮亮的格外醒目……千千万万的树叶儿像挂了水晶铃铛,风儿一啄便轻轻地脆响……那红红的衣裳则像洇开的胭脂,过一处亮一处,抹得附近的风光越发撩人。”其情其景如一幅绝美的画卷。凡读过此文的人,无不赞叹:美哉,平利之稻草街!美哉,陕南之秀丽山川!美哉,安康之敦厚民风!

  其四,具有风趣典雅的艺术穿透能力。在《瞬时玄灵》中,有不少作品让人读了会忍俊不禁。笑过之后,又让人不由得陷入深思。譬如《岳母跷起尖尖脚》,语言风趣,而文字却很典雅,作者没有着力叙说对岳母的尊敬和孝顺,但是读者却深深地有着切身体会。譬如《大姐动手术》,从幽默、调侃的文字中,我们更看到了亲戚间那种纯真的情谊。再如《唐部长杀猪》《麻将牛皮癣》等诸多篇章,我们都无不感受到作者那种机敏的玲珑之心。

  其五,具有透明、练达的书卷气质。在《瞬时玄灵》一书中,无论是较短的作品如《聆听安康》《新玉皇阁记》《庙坪有竹》《光彩连枷》《山溪流韵》等,还是较长的文章如《挣希望的乔娃子》《龙湾小记》《龙王山冬趣》《乡村叩头》《筷事三题》等,以及记述民俗类的散文如《安康船规船俗勾沉》《秦巴先代山农生活习俗》等,其文字语言的透明和行文的练达,都被浓浓的书卷气质所浸淫,让人为之愉悦,为之感动,为之倾倒。

  由《瞬时玄灵》可以看出,李茂询特别注重多方面的学习和知识的积累,也特别注意对人情对事物的细微观察。他是叙事状物、遗词达意的能手,亦是风格独特的散文写家,更是敢于在散文创作中进行变革和突破的先行者(如散文的写实与虚拟、小说笔法的情节与细节描写、新颖破常思维的合理体现,古典语言语式在散文创作中的运用等)。他的散文作品,总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原因大概在此。

  李茂询的创作态度是十分严肃、严谨的,其作品溶人民性、文学性、艺术性于一炉。他的散文作品,从艺术含量到语法修辞和标点符号,都能经受仔细地琢磨和严格的考量。他深知手中的笔应该怎么运用。

  李茂询不擅交际,为人谦和,虽年逾古稀,仍笔耕不辍。仅在2017年上半年,就又有多篇为人称道的新作,如《风儿景儿媚东堤》《树上的斑鸠》《抽稗穗的老农》《青醉县河口》《上边下来了一支荷》等。我们殷切地期待他的短篇小说集能早日问世,也等待他的下一部散文集的出版。感谢李茂询,以他的《瞬时玄灵》告诉大家,什么才是出色的散文作品。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