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作家作品>作品阅读>少儿

小兰安缇:从前,山宝是个小男孩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0-06-16

  1  山宝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突然变成了……

  我不听一个老掉牙的童话。

  这不是一个老童话。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昨天。小男孩突然变成了一个中年人——个子窜出老高,头发转眼就花白了,眼周长出了皱纹,声音也变得粗糙起来。

  那为什么说从前?

  这个小男孩变成中年人以后,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小男孩,竟然就想以那副中年人的样子,马马虎虎活到老;所以我不得不一遍一遍提醒他,给他讲他自己从前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名叫山宝,只有七岁。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山宝的爸爸对山宝说:“看看这顶帽子!”

  我就是那顶帽子。山宝突然变成了中年人,跟我没关系。说出这句话,我特别心虚,呼吸都开始带喘了,但我没说假话。

  我是一顶蓝色的圆顶小礼帽。昨天早上,我还在春秋商场的帽架上和其他帽子摞在一起。春秋商场的帽架上有上千种帽子,每种帽子都高高摞成一摞。我是我们那一摞里最下面的那顶。在我头上至少摞着一百顶帽子,它们的款式、颜色、大小,跟我一点差别都没有。根据常理推断,我这辈子都可能卖不出去了,于是,我常常在无边的黑暗中悲叹着自己的命运,偶尔也会幻想突然被谁买走。

  “我要买一顶蓝色的小礼帽。”

  昨天,商场一开门,我便听到山宝的爸爸对售货员阿姨说。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这种吗?”售货员阿姨问。

  “对,我要买最下面那顶。”山宝的爸爸说。

  “它们都是一样的。”售货员阿姨不想费劲。

  “必须是最下面那顶。”山宝的爸爸说,“否则,我就不买了。”

  我感到一阵狂喜。几分钟后,我眼前一亮,看到了山宝的爸爸——我的救命恩人:发型有点乱,好像有些日子没梳理了,但是头发格外黑亮,眼睛也格外黑亮,看上去又可亲又可爱。

  从商场回家的路上,山宝的爸爸把我顶在头上。对他来说,我实在太小了,所以他只能顶着我。我牢牢趴在他头顶,唯恐自己被风吹走了。

  “爸爸!”

  当我们拐进一条小巷的时候,一个像我一样圆乎乎的小男孩飞奔而来。

  “抱起来喽!”山宝的爸爸弯腰去抱山宝,我一跳跳到了山宝头顶。

  哈!真是投缘,我正好戴在了他头上,不大也不小。

  

  “山宝,看看这顶帽子。”山宝的爸爸指了指我,“是不是你梦见的那顶?”

  “蓝色的小礼帽!”山宝把我拿在手中看了又看, “爸爸,他是那摞帽子里最下面的那顶吗?”

  “是。”山宝的爸爸说,“你说过,他在你梦里大哭,求你救救他。”

  “我在梦里答应了他。”山宝说,“我就知道我能做到,爸爸,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

  我没去过山宝的梦里。离开帽子缝制店,我就跟一大堆帽子被人塞进一辆货车,送到了春秋商场。除此之外,我哪儿都没去过。山宝梦见了我,真是一件莫明其妙的事情。我还在他梦里大哭?太莫名其妙了。作为一顶帽子,我生来就是为人遮风挡寒的,必须具备冷静、坚强的性格,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哭,而且是在一个小孩的梦里。

  “山宝,这顶帽子也许会对你说声谢谢。”山宝的爸爸带着一脸开玩笑的表情说。

  山宝将我贴近他的耳朵。

  “谢谢!”我说。我是一顶小礼帽,不论什么时候,不论在什么地方,我都要彬彬有礼。

  “他说了,他说谢谢。”山宝对爸爸说。

  山宝听到了我的声音,这怎么可能?我说话的声音特别小,缝制帽子的师傅也没听见过。顺便说一句,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他说的,说的也是谢谢。他愣了一下,看了看左手第二个指甲盖儿,还以为是针尖碰到那里发出的声音呢。我当时还想说句别的什么,却被一顶红色的大沿帽很不礼貌地推了一把,立刻滚到离他很远的地方去了。

  “帽子对你说了谢谢?”山宝的爸爸睁大眼睛笑了,显然以为山宝在跟他闹着玩,“那么,以后你们就可以做朋友了。”

  “你好,朋友!”山宝亲了我一下。

  “你好,帽子!”山宝的爸爸也向我问了好,并且拍了拍我,仿佛我也是一个小孩,跟山宝一样,“今天是星期天,山宝只能留在家里。我打临工没有星期天,请你多多照顾山宝。”

  一定会的。我默默答应了他。

  2   朋友

  山宝的妈妈一年前去世了,这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山宝有爸爸,还有奶奶和外婆。奶奶有一个妹妹,外婆有两个姐姐。

  “奶奶们都很爱我,经常给我买各种好吃好玩的东西,争着抢着给我送来。”山宝说,“我过生日那天,礼物多得都放不下了,她们却还要送,还要送。我生气了,再都不想理她们了,她们便一起哭了起来。天上正好飞来一群五颜六色的小鸟,听到她们的哭声,噼噼啪啪,掉到了我家院子里,变成了一堆彩色的石头。”

  山宝回到家里,从床下拉出一个大纸箱,拿出几块色彩鲜艳的鹅卵石告诉我,他们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小鸟,太阳一旦照到他们身上,他们就会重新变成一群小鸟。山宝说着,便把那些石头拿到了外面。太阳一照,他们真的变成了一群小鸟,花花绿绿,叽叽喳喳,盘旋在半空。

  “你不该让我们照到太阳。”一只蓝色的小鸟飞到了山宝肩上,“瞧瞧,我们又变成了小鸟。”

  “小川,小鸟只有是小鸟的时候,才会更快乐吧?”山宝把那只小鸟托到手心上问。

  “当然。”名叫小川的小鸟扇了扇翅膀,“但是变成了小鸟,我们就得飞走了,就不能天天陪你了。”

  “我们是好朋友。只要你们快乐,我就会快乐。”山宝把小川放飞在空中。

  “山宝,你的新帽子真好看。”小川终于看到了我。

  “他是我的新朋友。”山宝把我作为朋友介绍给了小川,令我很自豪。

  “山宝的朋友就是我们大家的朋友。”小川对我说,“朋友,请你以后好好陪着山宝。”

  “一定会的。”我在心里向小川保证。

  “再见!”小川留下一根蓝羽毛,告诉山宝,当他想他的时候,就对着太阳使劲儿吹它,吹得越高,他就会越快回到他身边。

  小川他们飞走了。山宝把蓝羽毛插在我帽沿上,又叫我看纸箱里的其他东西。

  我看到了一只蓝色的布熊,又看到了一只蓝色的塑胶老鹰。

  “他叫蓝熊,是我的朋友。”山宝抱起那只布熊,又拿起那只老鹰,“他也是我的朋友,叫蓝鹰。”

  山宝的朋友这么多呀!我像被火燎了一下,不由得缩了起来。

  “看!”山宝指着自己的头顶对蓝熊和蓝鹰说,“我有了一顶新帽子,他是我的新朋友。”

  “新朋友?”蓝熊和蓝鹰都很吃惊。

  “大家好!”我立刻舒展开来,向他们问了好,声音比从前大了一点。

  蓝熊向上瞪起眼睛,瞅着我的帽沿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蓝帽子,叫我帽子也行。”

  “你的声音真小。”蓝熊围着山宝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看了我一遍,“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小的声音,比最小的蚂蚁还小。”

  “我的声音还没长大呢,正在长大。”我自以为幽默地说。

  “帽子,你是怎么学会说话的?”蓝鹰表情严肃地问。

  “说话谁不会。”蓝熊抢着说。

  “山宝的衣服和鞋子就不会。”蓝鹰的表情更严肃了,“他是一顶帽子,跟衣服和鞋子是一类的。”

  “是呀!”蓝熊点了点头说,“他只是一顶普通的小礼帽,并没有做成人和动物的形状。”

  “只有被做成了人或动物的形状,跟你们一样,才可以说话吗?”我很不高兴地说。

  “问题是你跟我们不一样,却跟我们一样会说话。”蓝鹰眼里射出两道强光,直刺在我身上。

  幸亏我是一顶布帽子,我想,如果我是一顶纸帽子,肯定就着火了。

  “呀,这里面好像有问题。”蓝熊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

  “帽子说不定会给山宝带来麻烦,还可能带来灾难。”蓝鹰说。

  “我是山宝的朋友!我只会给他带来友谊和帮助。”我不得不放大声音为自己辩护,接着就因为用嗓过度而咳嗽起来。

  “友谊是要经过考验的。”蓝鹰瞟了我一眼,“不是谁说谁是谁的朋友,谁就是了。”

  “时间才能证明一切。”蓝熊和蓝鹰一唱一和。

  我咳嗽得更厉害了,全身都皱巴巴的,就像一张苦瓜脸。

  “我和帽子已经是朋友了。”山宝把我捧到面前说。

  “朋友?你们才刚刚认识!”蓝鹰说。

  “刚刚认识,不能算朋友。”蓝熊说。

  “我和帽子早就认识了,我们是在梦里认识的。”山宝把我抱在胸口说。

  山宝这话虽然在我看来并不是事实,却让我心里升起一股温暖的力量。我的咳嗽一下就好了,帽形也撑得又展又直。

  “谢谢山宝。”我大声说。

  “帽子,你会大声说话了!”山宝又亲了我一下。

  是啊,经过刚才一阵咳嗽,我的声音终于变得洪亮起来了。

  “山宝,你看清楚,他可是一顶古怪的会说话的帽子。”蓝鹰气乎乎地说。

  “山宝,在你心里,新来的帽子比我俩还重要吗?”蓝熊嘟哝着说。

  “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山宝把我和蓝熊和蓝鹰一起抱在了怀里,“对我来说,你们一样重要。”

  “帽子不能跟我们比!”蓝鹰推开了山宝,“我们跟你一起看过很多很多回日落。”

  

  “就站在那里。”蓝熊指了指窗户,从山宝怀里跳出去,跟蓝鹰站成一排,“我们一次又一次陪你等爸爸回家。”

  “我们还跟你一起看过很多很多回下雨和下雪的黄昏。”蓝鹰说,“一起看过大风吹过街灯初上的天空,风里有时卷着花瓣,有时卷着枯叶。”

  “就站在那里。”蓝熊指了指大门口,“当迟迟等不回爸爸的时候,我们总会想办法让你高兴起来。”

  “别说了,他把这些全都忘记了。”蓝鹰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山宝。

  “我没忘记。”山宝绕到蓝鹰面前,抱了抱他说。

  “真没忘记吗?”蓝熊小心地问。

  “没有。”山宝又抱了抱蓝熊,“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一点都不会忘记。”

  3 蓝苹果

  电话铃响了。

  我这才发现山宝家简单极了,只有一张高低床,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本很旧、很厚的故事书和半盒吃剩的米饭,还有一部白色的兔子电话。

  兔子电话是瓷质的,有一对又亮又圆的蓝眼睛。

  电话铃紧迫地响着。

  “奶奶的电话。”兔子电话紧皱眉头,一副被人打扰了的样子。

  “奶奶好!”山宝接起电话。

  “哼!”兔子电话瞪了山宝一眼,又像是瞪了电话那边的奶奶一眼。

  “干嘛老盯着我看?”兔子电话又瞪了我一眼。

  “我不明白你的脾气为什么这么大。”我实话实说。

  “如果你整天被一根绳子拴在桌上,你的脾气也不会小。”

  兔子电话说的那根绳子是一根电线。看到他被它牵制在那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同情。

  “好,奶奶。”山宝说,“我马上就来。”

  山宝刚刚挂掉电话,电话铃又响了。

  “又是奶奶的电话!”兔子电话发抖似的摇着头说,“我的脑袋都快被这铃声震碎了。”

  “白山妖就要飞到苹果岛了!”山宝抓起电话,我听到奶奶在电话那头说,“山宝快来!带上你的朋友蓝熊和蓝鹰。”

  “奶奶,我还想带上我的新朋友。他是一顶蓝色的小礼帽。我们叫他帽子。”山宝说。

  “他是你的朋友吗?”奶奶问。

  “他是我的朋友,奶奶。”山宝说。

  “你能确定吗?”奶奶问

  “我很确定,奶奶。”山宝说。

  “他也是蓝色的吗?”奶奶问。

  “他也是蓝色的,奶奶。”山宝说。

  “全身都是蓝色的吗?”奶奶又问。

  “全身都是蓝色的,奶奶。”山宝说。

  “欢迎蓝帽子来苹果岛!”奶奶说,“我以苹果岛守护者的名义,允许蓝帽子随时靠近蓝色苹果树,和我们一起保护它。”

  

  我事后得知,山宝的奶奶住在苹果岛。

  苹果岛到处都是苹果树吗?不,苹果岛只有一棵苹果树,开星星一样的亮晶晶的花,结蓝色的苹果,像夜幕一样蓝。

  蓝苹果有着神奇的魔力,这种魔力只对人类起作用。每一年,蓝苹果的魔力都跟上一年不同,在没人尝过之前,谁都不知道那年的蓝苹果拥有怎样的魔力,更不知道它是好魔力还是坏魔力,所以对于人类来说,蓝苹果绝对不能吃。

  山宝的奶奶和她的妹妹从小时候起就住在苹果岛,保护着蓝色苹果树。蓝苹果成熟以后,直到掉在地上消失之前,她们一步都不敢离开,唯恐谁冒然闯到岛上误食了蓝苹果。

  然而防不胜防,这种情况时有发生。

  比如去年。满树的蓝苹果眼看就要掉光了,只剩树梢上的一个。奶奶望着小山一样高的蓝色苹果树,认为没人能摘到它,便和妹妹悄悄离开苹果岛,看了一回山宝。回到苹果岛,她们发现蓝色苹果树下躺着一个年轻女子,黑眼睛、黑头发,穿着一条红裙子。

  “幸亏她睡着了,才逃过了一场劫难。”奶奶正为“红裙子”庆幸,却见她 “呼”地站了起来,眼睛和头发变成了白色,衣服也变成了白色,接着身高缩小了两倍,双手变大了两倍,变成了一对细长的尖爪。

  “红裙子”变成了一个白山妖,骑着一条会飞的白蛇,逃到了白山岛。奶奶她们这才知道,去年的蓝苹果会让人变成一个白山妖。

  白山岛上住着很多白山妖,他们生下来就是白山妖,只有“红裙子”是人类变的,她比别的白山妖都聪明,很快就做了白山妖的大王。他们叫她白女王。

  今年的蓝苹果马上就要熟了。白女王给奶奶送来一封信,命令奶奶把所有的蓝苹果都送到白山岛,以后年年都要这么做,不然她就率领白山妖,抢走蓝色苹果树。

  奶奶当然不答应,又担心她和妹妹两个人斗不过一群白山妖,便请来了山宝的外婆和她的两个姐姐。五个奶奶合计了一番,觉得她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便决定叫山宝帮助她们一起保护蓝色苹果树。

  4飞往苹果岛

  “出发!”山宝戴上我,对蓝熊和蓝鹰说,“前往苹果岛。”

  “放下那顶来路不明的帽子!”蓝鹰挡在山宝前面,“山宝,我是奶奶送给你的礼物,我有责任提醒你。”

  “不能让他去。”蓝熊站在蓝鹰一边,“山宝,我是奶奶的妹妹送给你的礼物,我也应该提醒你。”

  “你们说什么呢?”山宝急了,“奶奶已经同意让帽子去了,还以苹果岛守护者的名义允许帽子随时靠近蓝色苹果树。”

  “正因为这样,才更不能让他去,更不能让他接近蓝色苹果树。”蓝鹰说。

  “是的。如果……如果他……”蓝熊吞吞吐吐的,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来讲!”蓝鹰说,“如果他一旦干起坏事来,那就谁也挡不住了。”

  “帽子会干什么坏事?!”山宝愣在那里。看起来他比我还要摸不着头脑。

  “如果……如果他……”蓝能又吞吞吐吐的。

  “如果他想偷蓝苹果,那他想偷多少就可以偷多少,谁也拿他没办法。”蓝鹰说。

  “奶奶也没办法。”蓝熊这回说话顺溜了。

  “过分!我又不是小偷!”我又生气又伤心,帽顶完全塌了下去,像一张锅盖扣在了山宝头上。

  “我不去了!哪怕你们求我去,我也不去了!”我真想大哭一场。

  “不去好!”兔子电话安慰我说,“咱俩在家聊天。”

  “帽子要去!”山宝执拗地说,“他也是蓝色的,他要跟我们一起保护好蓝色苹果树。”

  “我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兔子电话在桌上跳了跳,眨巴着他的蓝眼睛说,“我也要去保护蓝色苹果树。”

  “你的身体不是蓝色的。”山宝说。

  “你的身体是蓝色的吗?”兔子电话盯着山宝,不服气地问。

  “我会用蓝墨水把自己染蓝,再穿上奶奶给我做的蓝色罩衫和罩裤。”山宝说。

  “用蓝墨水把我也染蓝吧!”兔子电话可怜巴巴地说,“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太郁闷了。”

  “你是瓷质的,没法儿用墨水染蓝。”蓝熊遗憾地望着兔子电话说。

  “试试其他法子,比如油漆。”兔子电话说,“墨水根本就不是一种颜料,它是用来写字的。”

  “奶奶说过,如果身体不是蓝色的,只有能用蓝墨水染蓝的,才可以去苹果岛,才不会受到蓝苹果的诱惑。”山宝说。

  “我是一部电话,又不是一只兔子。”兔子电话嚷道,“我什么东西都不吃!”

  “你不了解蓝苹果的魔力。”山宝说,“有一回,奶奶家的自动割草机都被它的香味诱惑了,竟然跳起来吞了一颗蓝苹果。”

  “蓝苹果的魔力只对人类起作用。割草机哪怕吞下一整树的蓝苹果,他还是一部割草机。”兔子电话说。

  “割草机是没有发生变化。”山宝说,“他吞下去的蓝苹果被一个小女孩捡起吃了,结果她变成了一只黄色的小狐狸,长着一只梅花状的小鼻头,两只喇叭状的长耳朵。这是我亲眼看见的。”

  “奶奶!蓝墨水!蓝苹果!”兔子电话无奈地叫了几声,突然跳到我跟前,“帽子,你留下陪我吧!求求你。”

  “帽子,希望你不要去苹果岛,不要给大家增加麻烦。”蓝鹰说。

  “帽子,请你作出选择。”蓝熊说。

  我缓缓地在山宝头顶立起来,呆呆地望着兔子电话,心想,也许在家陪着他,是我最好的选择。

  “帽必须跟我走!”山宝紧紧拉住我的帽沿,“奶奶说了,人多力量大。我们一起去对付白山妖。”

  “那,就让他去吧!”蓝熊看了看山宝,对蓝鹰说。

  “让他去!”蓝鹰挥了一下翅膀,“但是,可得提防着他!”

  “帽子你听听!”兔子电话跳着说,“如果我是你,我就留下来。再说他们这是去参加一场战斗,又不是去吃什么好果子。”

  我在山宝的头上颤抖着,同时下定决心要去苹果岛。我不能离开山宝。我曾经答应过山宝的爸爸,要照顾好山宝;我也向小川保证过,要好好陪着山宝。更重要的是,我想用实际行动向蓝鹰和蓝熊证明,我是山宝的好朋友,我和他俩一样,配得上山宝的友谊。

  山宝从桌兜里取出了一瓶蓝墨水,染蓝了自己的的面孔和身体,套上了宽大的蓝色罩衫罩裤,又一次把我戴端正了,一手抱着蓝熊,一手托着蓝鹰,走出了家门。

  “我们怎么去苹果岛呢?”我一边问一边想,不会走着去吧?那得多久啊!

  “用不你着你操心!”蓝鹰简直无礼地说。

  

  蓝熊略带谦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山宝有自己的蓝马。”

  蓝马?我四处张望,大门一角扔着一条约有一米长的旧板凳,一条腿已经断了,但它是蓝色的。

  会是它吗? 我正疑惑,山宝已经摆正了板凳,骑了上去。

  骑着一条破凳子,能去哪儿呢?我正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却发现我们已经飞上了高空,骑着一匹蓝色的大马!云彩起先还在我们头顶上方,接着便在我们身旁,“嗖嗖”向后退去。

  5 奸细

  眨眼的功夫,我们就到了苹果岛,但还是晚了一步。

  白山妖遍布苹果岛上空,遮天蔽日。他们全都长着白眼睛、白头发,穿着白衣服,骑着会飞的光溜溜的白蛇。

  飞在最前面的是白女王,白头发上扎着一条大红丝带,尖爪子上涂着大红指甲油,

  山宝的奶奶和她妹妹站在蓝色苹果树下,旁边站着山宝的外婆和她的两个姐姐。奶奶们全都染着蓝皮肤,穿着长长的蓝色罩袍,手拉手,在蓝色苹果树下围成一个圆圈。

  “山宝来了!”五个老奶奶看到了我们,一起说,“山宝,我们保护蓝色苹果树,你和你的朋友们把白山妖赶出苹果岛。”

  我们!?我感到一阵害怕!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山宝。

  我想,蓝熊和蓝鹰只是两个会说话的小玩具,连一只蚊子都逮不住,而我只是一顶帽子!眼下真正能跟白山妖作战的,只有山宝和蓝马,可山宝还是一个小孩,蓝马说到底也只是一条只有三条腿的破板凳。

  “蓝马,降落!”山宝说。

  蓝马停在空中,没有执行山宝的命令。

  “蓝马降落。”蓝鹰说。

  “蓝马降落。”蓝熊说。

  “不能降落!”我阻拦道,“白山妖人数太多了!”

  “胆小鬼!”蓝鹰指着我说。

  “胆大就能解决问题吗?”我愤愤地说,“我敢说,我们一旦降到苹果岛,就会遭殃。”

  “你说这样的话,听上去可不像我们自己人。”蓝熊也指着我说。

  我气得缩成了一团。

  蓝马调转了头。我想,他一定跟我的想法一致,打算带着山宝离开苹果岛。

  “蓝马,请降落!” 山宝几乎喊着,“我们是来帮助奶奶保护蓝色苹果树的!”

  “蓝马,请降落!”蓝熊和蓝鹰一起说,“如果你害怕了,就放下山宝,放下我和蓝熊,带着那顶软绵绵的帽子,回家去!”

  我简直要气炸了。

  “我是一顶硬帽子!”我撑硬了帽顶说。

  蓝马把头一低,向苹果岛冲去,一边发出“呼呼”的响声。我想,他一定比我更生气,但是他跟我一样,愿意永远跟山宝站在一起,做山宝最好的朋友。

  我们落地以后,奇迹发生了:

  蓝熊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熊,四只熊掌非常坚硬,每踩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深坑,原来它们是花岗岩的。

  蓝鹰变成了一只真正的老鹰,鹰嘴像铁钩一样,在太阳下闪着夺目的白光,原来它是乌金的。

  蓝马还是蓝马,虽然只有三条腿,站在那里却比四条腿的好马还要稳健,简直像一座稳固的大山。;

  山宝也会变的。我想,他最好能变成一个全身铠甲的武士,一手持长矛,一手握盾牌。

  我也会变的。我兴奋地想,我最好能变成一顶大帽子,像传说中的飞碟那样,各种设施和武器配备齐全,“嗵嗵嗵嗵”,一会儿就能把白山妖打个落花流水。

  “白山妖,你们就等着吃败仗吧!”我兴奋地高喊。

  “蓝帽子!”

  谁在叫我?我还没弄明白,便从山宝头顶飞了出去,飞到了白女王身边。

  “到白光头上去。”白女王一声令下,我便落在了一个三角形的尖脑袋上。

  这是一条白蛇的脑袋。这条白蛇和其他白蛇一样停在空中,全身光溜溜的,发出暗幽幽的光。白女王骑在他上面,样子又古怪又可怕。

  “快看帽子!他跑到白女王那边去了。”蓝熊指着我叫道。

  “哼!原来他是白山妖派来的奸细!”蓝鹰狠狠地拍打着翅膀说。

  我不是奸细!我张开嘴巴,想对他们大声说出来。

  “蓝帽子!”白女王瞪起她的白眼球,瞅了我一眼。我顿时就不会说话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闭上你的嘴!”白女王说,“这样你才更像一顶听话的为我做事的帽子。”

  “啊?!帽子真是白山妖派来的奸细呀!”蓝熊重重地跺了跺他的熊掌。

  “卑鄙!可耻!”蓝鹰“啪、啪、啪”磕着他的鹰钩嘴。

  我伤心地大哭起来。

  “帽子别哭!你肯定是被冤枉的,我相信你。”

  我听到了山宝的声音!

  山宝还是山宝,他的外形一点都没变,对我的友谊和信任也一点都没变。

  “呜呜呜!”我哭得更厉害了。

  “不许哭!”白女王抓住我的帽顶,把我攥在她的爪子里,“如果不是我,你这辈子都只能是一顶普通的帽子。”

  山宝骑着蓝马向前走了几步,对白女王说:“你只是一个白山妖,成天住在白山岛上。帽子是帽子师傅缝制的,你什么都没对他做过。你只会吹牛!”

  “山宝,你太傻了,太好骗了!”白女王大笑了一阵说,“这顶蓝帽子其实是我造的。那天,我变成了一顶红色的大沿帽,溜进了一家帽子缝制店。一个缝制帽子的师傅正在缝制一批蓝色的小礼帽。我偷偷施了一点魔法,这顶不同凡响的蓝帽子就诞生了。如我所愿。然后我又变成他的样子,去了一趟你梦里,编了个小谎,假装哭了两声,你就被感动了,就托你爸爸把他买了回去。如我所愿。”

  “白女王,把蓝帽子弄到这里,也有我的功劳呀!”光溜溜的白蛇白光说,“我了解山宝的奶奶,只要苹果岛有大事发生,她准会打电话叫山宝来。”

  “山宝一来,一定会戴上这顶新买的蓝帽子。”白女王说,“像我们计划的那样,那个老太婆也一定会准许蓝帽子靠近蓝色苹果树。”

  “是的,完全像我们计划的那样。”白光说。

  “糊涂的老太婆。”白女王说,“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是她,亲自帮我们实现了‘蓝帽子计划’。”

  “原来是这样!”蓝鹰和蓝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切都是白山妖的诡计!”山宝说,“帽子不是奸细,他是无辜的,他是我们的朋友。”

  蓝马高高扬起两只前啼,长嘶了一声。

  “蓝帽子是我的兵!”白女王把我举起来,粗暴地挥动了几个,“必将对我言听计从。”

  不,我不听白女王的!我又一次大哭起来。

  “帽子别怕,我在这儿呢!”山宝远远地望着我说,“我是你的好朋友,永远都是。”

  我很快平静下来。心想,蓝鹰和蓝熊曾经说过,友谊是要经过考验的,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一切。又想,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证明,我也是山宝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

  “去!给我摘一颗蓝苹果!”白女王对我发号施令了。

  我身不由己地向蓝色苹果树飞去。

  6 信任的魔力

  “不许碰蓝苹果!”山宝的奶奶说。

  “有本事你挡住那顶蓝帽子呀!”白女王怪笑着,一边吹着口哨。

  我被口哨声控制着,飞出一道又一道飘忽不定的光线。

  山宝的奶奶向我飞来,想抓住我。她怎么能抓住我呢?她曾经以苹果岛守护者的名义,允许我随时靠近蓝色苹果树。这句看似平常的话,其实是一个不能撤回的魔法,可以保证我不受任何阻挠地接近蓝色苹果树。

  “蓝苹果对人类有害。”奶奶跟在我后面飞着,一边徒劳地说。

  “蓝帽子!摘一颗蓝苹果。”白女王握紧她的尖爪,再次命令我。

  “蓝苹果可以让人变成白山妖。”白女王说,“去年,我就是吃了蓝苹果才变成了白山妖。好东西要用到好地方。我首先要把山宝变成白山妖,再把你们都变成白山妖。我还要把蓝色苹果树搬到白山岛,亲眼看着它年年开花,年年结果,然后把所有成熟的蓝苹果全都送给人类,让他们一个一个变成白山妖!那样的话,总有一天,我就会成为全世界的白女王!”

  原来,白女王对蓝苹果的魔力只是一知半解啊!她以为每年的蓝苹果都会让人变成白山妖。这时,我已经兜着一颗蓝苹果回到了她身边。

  我悔恨难当,又因为被她施了魔法而不能抗拒她的命令。

  “蓝帽子,把蓝苹果给山宝。”白女王又给我下了命令。

  “不——”我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愿意,还是不能自控地向山宝飞去,兜着那颗充满未知魔力的蓝苹果。

  我悔恨难当。如果我当初听了蓝鹰和蓝熊的话,如果我不来苹果岛……

  “白山妖,你不会得逞的。”奶奶的声音充满了自信,我心里闪过一道希望的光。我想,奶奶的意思是说,第一,今年的蓝苹果不可能再把人变成白山妖;第二,山宝不可能吃蓝苹果。

  “没有人能抵挡蓝苹果的诱惑。”白女王狂笑着。

  是的,蓝苹果香味奇特,我是一顶帽子,都有点受不了。幸运的是,我没有真正的嘴巴,也没有肚子。

  “你错了!”山宝对白女王说,“我染蓝了自己,还穿着蓝色的衣服。蓝苹果诱惑不了我。”

  “我不会错。”白女王说,“你是个小孩。小孩是人类中间最贪吃最容易被诱惑的一类,他们看见漂亮的铅笔和橡皮,有时都会偷偷咬上一口。”

  听了白女王这句话,我拼尽全力向远处飞去。我要保护山宝,不能让他吃蓝苹果。然而白女王施加在我身上的魔法太强大了,我像一只被人拽着的风筝,在空中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被拉到了山宝身边。

  我保护不了山宝。我第三次大哭起来。

  “帽子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山宝拿起了蓝苹果。

  “山宝,奶奶相信你。”奶奶说。

  “山宝,我们都相信你。”其他的奶奶一起说。

  “奶奶,我们一起喊那句口号吧!”山宝说。

  什么口号?我正惊奇中,山宝和五个老奶奶喊道:

  “只要拿定主意,诱惑随风而去!”

  “蓝帽子!我命令你,把蓝苹果塞进山宝嘴巴里!”白女王大叫着。

  “蓝苹果消失!”山宝把蓝苹果扔在了地上。他真是好样的,看都没看它一眼。

  蓝苹果碰到泥土,立刻化成了一股蓝烟。

  “赶走白山妖!”五个老奶奶一起向山宝发出了命令。

  山宝调整好蓝马的方向,向白山妖冲去。

  蓝熊跟在后面,开动他坚硬的花岗岩熊掌,有力地驱赶着白山妖。

  蓝鹰一冲飞到了最前面,用他锋利的乌金嘴巴狠狠地啄着白山妖。

  树下的五个老奶奶也飞起来,围着蓝色苹果树快速地转动,形成一道蓝色的屏障,把蓝色苹果树护得密不透风。

  “抢走蓝色苹果树!”白女王骑着白光,试图冲破五个奶奶设置的屏障,不料四处碰壁,撞得火光飞溅。

  “啊——啊——”全身光溜溜的白光被火星灼得惨叫不停,三角形的尖脑袋变成了多边形的肿脑袋。

  “蓝帽子!”白女王抢树不成,转而叫道,“摘下所有的蓝苹果!摘下它们!”

  白女王的声音像一股龙卷风向我袭来,眼看就要把我卷走了。山宝一把将我抱在怀里。

  “蓝帽子!我命令你!我命令你!!我命令你!!!”

  在白女王的强大的声波里,我的脑子一片混沌,一阵比一阵更强烈地想要听从她的命令。

  山宝弯下腰,将我抱得更紧。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会连他一起带到白女王那里去。

  不!我用仅剩的一点理智想,我不能害了山宝。

  我疯狂地挣扎着,甩开了山宝。

  “帽子别走!”山宝拽了我一把,又被我甩开了。

  “白山妖会把你带到白山岛。那样的话,也许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就像,就像再也见不到妈妈。”山宝哭了,继续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们不能就这样分开!”

  “山宝!”我在心里痛喊了一声,全身猛地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呼 ”地向山宝折了回去。

  我想戴到山宝头上去,却糊里涂扑到了蓝鹰脸上,害他在空中翻了个跟头。

  我连忙飞起来。心想,蓝鹰一定会更加误会我了,却听到他说:“帽子别走!别忘了你是山宝的朋友。”

  我头一晕,又扑到蓝熊身上,害他在地上摔了一跤。

  “帽子别走!”蓝熊顾不上站起来,紧紧抱住我说,“你跟山宝是朋友,你们不能就这样分开。”

  我睁大了眼睛,踉踉跄跄向山宝飞去。

  “蓝帽子!蓝帽子!蓝帽子!”白女王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不听你的!”我突然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白山妖,我是山宝的好朋友,我要跟大家一起把你赶出苹果岛!”

  “蓝帽子又会说话了!?”白女王惊叫,“不可能!是谁跟我作对,又给你施了开口说话的魔法?”

  “没有魔法。”我回答白女王说,“是我内心的愿望让我开口说话的。”

  “不!可!能!”白女王说,“我的魔法很强大!一定是一个更强大的魔法破坏了它。”

  “如果你认定那是一种魔法,就算是吧。”我大声说,“它不是一般的魔法,它的魔力无与伦比。”

  “那是什么魔法?”白女王问道。

  “它是山宝对我的信任!”

  “好样的,帽子。”蓝鹰飞过来说,“我愿意跟你做朋友。”

  “说得对,帽子。”蓝熊跑过来说,“我也愿意跟你做朋友。”

  蓝熊和蓝鹰全都愿意跟我做朋友了!我的头脑完全清醒过来,稳稳落在山宝头上。

  白山妖统统被我们赶出了苹果岛。

  白女王骑着她的白光向白山岛飞去,一边说:“我诅咒苹果岛上的五个老太婆变成五个大气球!除非山宝主动吃一颗蓝苹果,她们才会变回来。”

  白女王逃走了。

  万道霞光照在苹果岛上。蓝色苹果树像一座小山,矗立在苹果岛中央,满树的蓝苹果熠熠生辉。这时,空中飘来五个大气球,全都是蓝色的。我们立刻明白,白女王的诅咒可怕地应验了。

  尾声

  “山宝,月亮出来了。”我说,“我们去看月亮吧。”

  “月亮有什么稀奇。”山宝无精打采地说。

  “山宝,桂花开了。”我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桂花树下铺满了落花,小路金黄金黄的。”

  “那有什么意思。”山宝懒洋洋地说。

  “山宝,我希望蓝熊和蓝鹰能早点儿回来。”我说。

  “蓝熊和蓝鹰是谁?”山宝问,“我认识他们吗?”

  “他们都是你的好朋友,跟你一起打败了白山岛的白女王。”我说,“今天一早,他们跟着奶奶和她的妹妹离开了苹果岛,去彩沙谷探望外婆和她的两个姐姐去了。”

  “哦……”

  “奶奶说,彩沙谷的沙子有七千种颜色。那里什么植物都不长,你种一颗植物的种子进去,就会长出……”

  “呼……”山宝打瞌睡了。

  “山宝,山宝我们做个游戏吧!”

  “嗨!”山宝皱起了眉头,“我又不是小孩子。”

  是啊,山宝不是小孩子,他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他忘记了就在昨天,他还是个小男孩呢。

  我是一顶帽子,蓝色的小礼帽。我现在和山宝一起住在苹果岛上。白女王逃走之后,留下一个诅咒,将五个老奶奶变成了五个大气球,山宝为了拯救她们,主动吃了一颗蓝苹果。奶奶们恢复了原样,山宝却变成了一个中年人。大家这才知道,今年的蓝苹果会让一个小孩变成一个中年人。

  “山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说。

  “不听,太孩子气了。”山宝说。

  “山宝,那是你自己的故事呀。”我说,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突然变成了一个中年人:个子窜出老高,头发转眼就花白了,眼周长出了细细的皱纹,声音也变得粗糙起来……”

  山宝流下了眼泪。每当听完这个故事,山宝才会想起自己事实上还是一个小男孩。

  我想到了山宝的爸爸。他那么爱山宝,山宝做了一个梦,梦见一顶帽子向他求救,他就把那顶帽子买了回去,帮山宝实现了拯救一顶帽子的愿望。那顶帽子就是我。

  山宝的爸爸现在该有多么想念山宝啊!他一定在等山宝回家,有时站在窗前,有时站在大门口,就像山宝过去等他回家那样。

  唉!山宝现在可不能离开苹果岛,一旦离开,他就会变成一个小玩具。对了,蓝熊和蓝鹰也是人类,他们曾经在不同的年份来过苹果岛,因为吃了蓝苹果,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当然,就像现在的山宝一样,他们全都想不起自己的过去了。

  我想,山宝一定也很想念爸爸,但他从来都不说,因为他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他得表现的老成一点,再老成一点,这样才符合他的年纪。

  我曾经答应过山宝的爸爸,一定要照顾好山宝,我却没有照顾好他。我还向一只名叫小川的小鸟保证过,一定要好好陪着山宝……啊,我想起来了!小川曾经给我们留下一根蓝羽毛,山宝把它插到了我的帽沿上。小川说,如果山宝想念它,就对着太阳使劲儿吹它,吹得越高,他来的就越快。

  小川,快来看看山宝吧!

  我从帽沿上拨下蓝羽毛,恳求山宝对着太阳吹一下。

  作为一个中年人,山宝的力气可真大,一下便把蓝羽毛吹上了天。

  “嗬!”我发出一声赞叹,小川就来了。

  看到山宝变成了中年人,小川感到很惊讶。听我讲完故事,他问:“今年的蓝苹果可以把一个小孩变成一个中年人?”

  “对。”我说。

  “一个中年人吃了今年的蓝苹果,会不会变成一个小孩呢?”

  “蓝苹果的魔力只有吃了以后才能知道呀!”

  我飞向蓝色苹果树,兜回一颗蓝苹果,放到了山宝面前。

  

  作家创作谈:

  我最想给孩子们写的一本书 小兰安缇 我最想给孩子们写的一本书,一定得是一个好故事,拥有一个好故事令人着迷、历久弥新的特质。它首先打动了我,激起我强烈的好奇和热情,如果不把它写出来,我就寝食难安。 这个故事是我写的,却不是我闭上门造出来的。它跟世界上所有的好故事一样,似乎原本就在某个地方,像一个精灵,真实而隐秘,可还是有人发现了它。比如,在一个小女孩寒夜划亮的火柴上,在一座英式花园的兔子洞里,在一块突然开口说话的木头芯里,在一辆停靠在9站台的列车上。有一天,我也幸运地发现了它,就像在一次迷途中发现一片蓝色的桔梗花田,遇见一间狐狸的小店;又像在一个淡青色黄昏,遇见一只需要购买一匹大红色里衬的黑猫,也许是另一只黑猫,陪伴着一个有点孤单的小女巫,还可能是一个小男孩,在躲避一众同学欺凌的奔跑中,闯入一个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 每个好故事都是一条神奇的道路。当故事开讲,我在空白的文本上写下第一行字,我便可以借着这条神奇的道路回到童年,邂逅童年的自己,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如果她雀跃着,说这是一个好故事,正是她一直渴望听到的那种故事,那我的书写将会变得更加自信和欢畅。我最想给孩子们写的一本书,以文字的形式呈现,看上去却要比一幅幅图画更鲜活逼真,它简洁明晰、温暖幽默、妙趣横生,飞扬着想象又激发着想象,同时激发着思考,促进着求知的欲望。我希望它是这样一本书,在它的故事里,有未来有希望,有收获有教训,有失去有遗忘,有疼痛有成长,有爱也有恨,有生也有死。它是我写的,是一个成年人写给孩子的书,必然根植于现实人生当中,但也坚守着童年国度特有的纯真光明的疆界。 我不确定会有多少孩子喜欢它,每个孩子都是具体独特的,我们不可能也不可以刻意迎合他们的喜好。可我确定,书里的每句话都经由我内心出发,也确定,我书写的最初与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成年和童年的我都深爱的这个好故事分享给孩子们。 我设想,某个孩子第一次打开这本书的时候,只有八岁,或者更小;可它是这样一本书:当他长到了十八岁,还记得它,三十八岁、四十八岁也没忘记它,后来,他已经七十八岁,甚至更老,仍然会从书架上抽出它,一页一页重读,那时,他昏花的双眼复又变得清亮,看上去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孩子。

  作者简介:小兰安缇,原名梁慧贤,女,陕西靖边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作品有长篇童话《老姑母的船形别墅》、《风和时间停止的秘密》、《这里是D小镇》小说集《午后三点》等。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