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文学交流>国内文学交流

文化官员本心的沦陷------读《未穿的红嫁衣》(雍小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8-30

  《未穿的红嫁衣》是霍达的长篇小说之一。小说以开发秦代历史遗迹秦域为话题,呈现了一代知识分子走上仕途的困惑和无奈,把权力角逐、爱情婚姻置放其间,以24小时为故事发生的时间段,使得小说结构严谨,线索交错但泾渭分明。读着是一场知识储备量的考核或者是普及,更是一场历史哲学雄辩的在场观摩。

  唇枪舌战后的缴械-----历史学者理想和信念的破灭。

  秦屿是越州市辖区的一个孤岛,与越州市相隔2公里海域,岛上除了一些落后的居民,只有一所名叫“极乐园”的疯人院,因此长期被越州市民排斥在外。岛上古木遮天蔽日,众鸟欢腾,古堡神秘莫测。岛上居民是秦人后裔,着黑衣,说古语,与隔海相望的现代城市格格不入,保留着人类最初的小国寡民自给自足方式。它就是一座现代生活中,原生态民众生活图景的活化石。

  为了论证市委关于开发秦屿的决定,主人公越州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李言独自一人来到了这座远离市区的海中荒岛。三个小时的巡视考察,历史学家出身的副市长凭着博学和敏锐的洞察力,从已经百岁的大学导师和他握住的青铜短剑,以及居民的言语穿着方面判断出:这是一处秦文化遗迹。李言认定他的价值远在秦兵马俑、万里长城之上。由此激动不已,决定利用一把手市委书记外出不在会场的机会,直接推翻市委将秦屿建成集商业、旅游、娱乐为一体的度假村的开发计划,将秦屿建成一个秦文化遗迹博物馆。

  在论证会上,李言如一个学富五车的演说家,旁征博引步步为营,让到会的各重要部门什么长什么书记无言以对心服口服,从而推行自己的主张,形成新的秦屿开发计划。然而有人给一把手书记程功通风报信,一顿午餐过后,会议继续进行,程功以政治家的谋略和诡辩术,釜底抽薪调侃嘲弄了李言的学术发现,轻松地击败了李言。具有嘲讽意味的是,李言居然担任了秦屿开发工程的总指挥,他只能秉承程功的旨意,亲手毁灭秦文化遗迹,彻底破坏这一重大的学术发现。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是知识分子官员在权利面前的溃败。面对权力等级的压力,一个历史学者的理想信念和良知初心都不堪一击。一座秦代遗迹的活化石终归是权利的牺牲品。

  旅游开发和历史遗迹的矛盾。

  一天之内两场会议,李言从良知和学识出发的滔滔不绝志在必得,到面对一把手书记欲擒故纵不瘟不火老谋深算的步步紧逼,最后彻底放弃。这是小说的主体核心部分,霍达充分展示了一个秦史研究专家得天独厚的天赋,使本来枯燥乏味的会议显得剑拔弩张悬念迭起精彩纷呈。《史记》《战国策》等相关内容的信手拈来,贴切自然。

  对历史的评判和看法,豁达说:真的历史是一部血泪史,看到的都是表象。盼什么就缺什么,人们需要的民主不过是多几个清官,所以有了包青天、海瑞、岳飞、文天祥、屈原等。塑造这些形象的是百姓,也是神们自己。他们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什么角色,他们抓住时机粉墨登场.推敲一下莫不如此,历史那么久远,靠着文字记录的历史谁说都是真的呢?而且历史上塑造的人物似乎都是完美无缺的,事实上民间有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经验总结;孔子都说“人非圣贤其能无过?”豁达说:文学即历史,没有文学味儿的历史都是假的。《史记》即是文学味儿的历史,是可信的。

  对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的看法,豁达表现出了一个哲学家的思辨。

  古旧的不能复原的古迹就由他去吧,否则我们活人是没地方呆的。完好的古迹拆除了,再建设新的去沽名钓誉那是毫无意义的做法。豁达还举出了三峡库区的开发,他说毁掉的淹没的都是现代新建的古代遗迹,一点作用和价值都没有。从这些表达中,我们能体会到一个文化人一个伟大小说家闪光而辩证的思想,以及前瞻性的敏锐目光。

  小说成书于九十年代初期,二十多年后的现在,我们把经济发展放在首要位置,各个地方争分夺秒比赛一般的大力开发旅游项目,拆旧立新毫不犹豫。多少地方在无中生有的打造古镇?多少地方荒唐的拆除遗迹而后新建遗迹?多少地方美其名曰建设旅游项目,干着毁掉自然生态环境的恶事?多少地方把大自然本身造就的天然佳境改造成了不伦不类的人工水泥大路园区?作者对秦域环境的着力描述,无一不在展示我们深厚的历史文化和原本天然的风光。作者给它起名叫极乐园,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时候,人性归真-----院长专心做病理研究,教授潜心钻研古籍。花草树木按天性生长的时候,自然妖娆丰腴,鸟儿成群结队觅食行走嬉闹。这一切都是自然的模样,是人们和自然生灵生活的乐园,然而在现代人眼中这里是疯人院,诗都市人群耻于提起的地方,是给现代化抹黑的,要彻底铲除变成经济来源地。开发旅游毁掉的是历史遗存下来的极乐园。这是多么叫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命运的不可逆转------知识分子官员的狡捷和愚钝。

  李言南方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越州市图书馆打杂,加上文革时期父亲被莫名其妙划为三青团的历史身份,导致了婚姻的不幸-----文化大革命中为了避免被抓,接受图书管理员何丽珠的婚姻,草率成家,之后靠着自己雄健犀利的文章得到市委书记程功的赏识踏入政界。从草根上去的李言有着根深蒂固的官瘾,他要保全自己的荣升,要顾及自己的身份和名誉,所以他遇事不露声色,颇具城府。即便遇到了毕生寻找的爱情,也最终会放弃。

  面对恩师,曾经的深情厚谊不值一提。在秦屿第一眼看到恩师百感交集,想起恩师的种种好处,忍不住要前去相认,尽管这位刚硬有良知的历史学教授早已不认得他。可是李言刹那间就醒悟了:他是市长,他不能在疯人院的院长面前失礼去跟一个疯人打招呼叙旧。内心惊涛骇浪,表面镇定异常,不失市长身份。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理念下,官本位思想占了上风。

  面对女儿的求助,尽力标榜作为市长的遵纪守法和铁面无私。正在秦屿考察的李言接到女儿老师也是情人郁琅嬛的电话,匆匆赶到学校,在校长室里得知,警察接到举报电话说女儿李盼涉嫌抢劫并殴打警察,到学校抓李盼审问。明明知道女儿没有参与抢劫殴打警察事件,却不作任何解释,还冠冕堂皇的要警察秉公办事决不能看在市长的面子上徇私舞弊,任由警察带走女儿。无视女儿可怜的求援,官话一大堆,赢得了校长警察的无比敬重。

  面对婚外情暴露的危险,灵机巧动,反转局势让妻子对他的情人感恩戴德。郁琅嬛深夜电话,何丽珠心生猜忌,李言以女儿参与犯罪的事实,故作严重的哄骗她,巧言令色让妻子对情人由猜忌愤怒到感恩戴德。这一点实在可以用欺人太甚来形容。

  每一次意外的电话或者变故,尽管李言心里都紧张万端瞬间想出很多可能,但是他终究能保持镇定自若。他是久经磨练的政界官员,是智慧的更是狡捷的。但在开发秦屿方案讨论这件事上,他表现出了知识分子的冲动和想当然,缺乏周全的考虑,恰恰把自己最擅长的论述文著能力忘记了。在权力面前,没有想到任何转圜的方法,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秦域的现状。他靠着独家发现的冲动孤军奋战,还企图钻程功不在的虚位时刻更改开发计划,这就必然导致了他政治主张的失败。

  面对深爱的情人郁琅嬛,他的仕途和名誉占了上风。他许诺三十岁的她:等我十年。心高气傲满心才华的女教师疯了,她的心智神经遭受到了沉重猛烈的撞击,对生活对男人彻底绝望了,让李言激动不已的秦域成了他真爱之人的归宿。引他成才的导师,深爱他的情人都成了极乐园的疯子,更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个学富五车满怀抱负的副市长将要亲手摧毁这座文化宝库,这座放置爱的极乐园。他的人生从此便只有政治家的空壳,他的灵魂从此残缺不全。

  历史典籍的信手拈来,小说故事和现实存在的彼此反证。

  小说题目的柔美隐含,给小说主题内容披上了一件柔情伤感的外衣。如果盯住一点:第一副市长李言和女教师郁琅嬛的相识相知相恋到彻底的分道扬镳过程,会觉得这是一部伤怀的爱情小说,以至于阅读结束后还会深陷期间不能自拔,想要一个明朗的结果-----给真爱以圆满:这一对郎才女貌志趣相投的男女应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给古迹以保全:秦域,这一座现代气息笼罩下的人间极乐园应该完好无缺。可是郁琅嬛在疯人院内成日盯着挂在墙上的红嫁衣再无别的意识;秦域开发在即。你还会抱有一种奢想:终究没有动工 ,秦域不要被毁;岛上的历史学教授令狐谵和因爱而疯的女教师,会在李言回心转意下重新被爱唤醒,融入正常生活。读者的美好奢想恰恰是现实无奈的写照。霍达没有给读者一个虚幻的皆大欢喜,因为现实本就残酷。历史终将隐去,改天换地的局面无力抵抗。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主人公仕途成长中的一抹曙光,一溪甘泉,政治的冷酷容不下内心真正渴望的付诸现实。

  霍达丰厚的历史学修养,让她的小说具有了历史的厚重和可品性,使得小说内容的丰富性延展性非常广泛。在小说中人人都是历史学家,都有资格去考证去论述一段历史的真相。比如:为了吸引资金发展经济,多处地方争抢历史遗迹:赤壁的真实位置;杏花村的真实方位;桃花源的所在地等。霍达在小说中融入这些曾经在社会上沸沸扬扬争论不休的话题,借助多部典籍多方取证用大历史的观点加以阐述,引文丰富却毫不堆垛,情绪饱满,跌宕有致,态度严肃。

  小说行文肆意汪洋,语言构建坚硬有力。材料安排,人物活动的的穿插交错紧罗密布但并不显得匆忙草率,处处可见小说家驾驭题材的智慧。语言对环境氛围的渲染制造出惊心动魄的悬念,人物心理刻画的跌宕起伏,瞬间的万马奔腾,拉紧了你的神经。伟大的小说家具有运筹帷幄的自由精神,具有创作伟大小说的充分自信和魄力。因而阅读过程就是一场人性自由的飞扬,一场现实和理想的碰撞。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