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所有美好,终将重逢一一读王安忆佳短篇小说集《遇见》 (渣渣)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9-12

  收到样书的时候,正在读一部法国作者的新书,浪漫又惨烈的爱情故事,让西安这个拍客们纷纷用井盖煎鸡蛋的夏天更飙升了温度。我这个站在人生米字路口的中年人,并非看上去那样从容,害怕一步差池,既失守了现有的光鲜,又找不到新的塔尖。“小卖部五角钱的橙汁汽水”、“城南杂货铺老板的爱心便当”、“攒在抽屉里的糖和零食”……古早味的文字,就在这样的炎夏,带着我这个中年人回到青春的悠长假期,抚慰心中的仓皇。原来我并不需要什么百战百胜的利器,而是该遇见这样一本书,让我记起一个单纯而专注的少年该有的模样。

  从《丹妮和她的魔法书》到《花开有声》《你好,无脚鸟》,从一个小女孩的奇幻想象到青涩的成长岁月,我始终是王安忆佳忠实的观众,用成年人习惯的上帝视角,为一个孩子欣慰、喝彩。直到遇见《遇见》中一个个生于她笔下的俗世英雄,才发觉,她已成长为独立的星球,足以给成人的世界供给力量和温暖。

  她在新书《遇见》的扉页写道:我与这个世界的距离只差一个你。就是这样柔软的一句话,让我无法不打起精神,有一个如此美好的年轻人,即将奔向我所在的世界。我必须是她的英雄、楷模,我应该符合所有她关于坚韧、强大的想象,为了她,我应该无所不能,因为我这个年龄的人几乎就是当今世界的主宰。

  然而她领我去看的第一个人,是实在无法让人仰望的黎叔,不仅无法被称为榜样,甚至卑微得让人心酸。尽管他的选择并非命运胁迫,却仍让我想到眷村抑或更遥远的天水围,和所有的背井离乡一样,破碎的伤感,与是否富足无关。《黎叔》是一篇饱含东方美感的故事,没有干柴烈火喷薄而出的爱情,充满牺牲和隐忍的情愫藏在岁月中发酵,累月经年。为了顺从长辈,黎叔未能牵手同窗的阿颖;为了顺从长辈,黎叔未能安守于熟悉又平静的家乡;黎叔顺从了所有他爱的人,从未反抗、从不忤逆,做了一个被选择者所能做好的一切,他是个标准的好人。黎叔是幸福的,在所有的东方故事里,好人的运气总不会差,黎叔开了自己喜欢的旅社,迎来送往世界各地的旅人。旅社并不能让黎叔大富大贵,却足以让二十多年的路走得不那么孤独。四川姑娘和她的法国男朋友,有如阿颖千里之外捎来的信物,在台北的黎叔耳边轻诉:伊人安好,勿念勿念。那是黎叔远不可及的深深爱恋,在平行世界的唯美重逢。我猜黎叔并未觉得丢掉了爱。用一个人的退让,换得两个家族的安宁,阿颖嫁得体面,为人妻为人母,顺利平安,像黎叔这样的人,会觉得值。黎叔是相信阿颖总会回来的,在熟悉的街角相遇,他确信阿颖一生从未因他而为难、伤心,确信阿颖身边的人待她不错。他竭尽了全力,让阿颖在并不安稳的现世抓到稳稳的幸福,也许就是他给自己的爱情最好的归宿。我见识了黎叔的勇敢,他居然从未怕过来路孤独,末日残酷。念叨着“五六十岁,就回中山老家去”的黎叔,早已被台北吞了进去,二十年又二十年。海峡那头的故乡转身可见,望不断的是一个人的沧海桑田。

  尽管我是和黎叔全然相反的两类人,却还是忍不住为黎叔哭了,善良的作者总不忍心一直让读者伤感下去,她勾一勾手指,又带我去见了一个神秘人--阿霖。其实就连作者也会有困惑抑或新奇,世上会有像阿霖这样的神奇人?的确,《阿霖是个神秘人》画了一个与黎叔完全相反的人物给我,她喜欢一个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中国摇滚乐队——诱导社,主唱也是个神秘人,当过工人、卖过烤翅,拼尽全力做自己的音乐,却始终未能大红大紫,甚至连能否归于摇滚音乐领域都摇摆不定,这是一个失败的英雄,却被生命力爆棚的美少女崇敬。阿霖是个神秘人,她想得到的就一定得到,她想抵达的就一定抵达,南极于她,也不过是想去就去的南边。她已经模糊了传统的东方特质,完全世界化了,连长相都变得美式。她纵情挥发着强大的生存能力,不断挑战和反叛,过着人们羡慕又恐惧的生活。她就是阿霖,会为了争得在广场上弹唱的一席之地去讨好城管,也会只因为自己愿意就消失于地球的背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敢像阿霖这样活着,不然,阿霖也就失去了神秘感。作为阿霖的青春伙伴,总有人跃跃欲试,又心惊胆战,“如同汪洋般的未来,现在的我们却连一滴水都无法窥见”,我想,这也许正是阿霖的同龄伙伴们的诚实独白。感喟于《遇见》对黎叔这样看似失败的人表达出的理解与爱,我想呼应给阿霖的是:也许会受伤、会受挫、会遭遇无情的背叛,但只要不致命,就尽情去尝试吧,这世界正因为充满了未知与挑战,才更值得来。至于让这个世界更安全、更公正、更适宜善良生存,是我们这些大人该为你们做的事。

  与阿霖相比,林满算是一个安静的异类。但她依然保有鲜活快乐的个性青春。我在《林满的故事》中初见她,热衷于美食的烹饪,却并不具备厨娘的天赋灵性。东野圭吾的忠实粉丝,想法24小时新鲜奔涌,作息紊乱的超级夜猫,随时电话命题讨论……读着读着甚至有些怀疑作者是不是偷窥了我和我朋友的日常。还好,我是热衷于品尝的那一个,是热衷于被命题的那一个。文字还未读过半,我就想起好几个像极了林满的朋友,他们就是那种人,blingbling闪着光,时而让我心生嫉妒,大喊“你们让我太自卑了,要绝交了”,时而又让我自我怀疑,追问“你们都那么优秀,怎么会选我做朋友?”我想要立刻致电他们,“一定要读这本书哦,看看林满多像你们”。本以为这是一篇友情小甜点,却不得不剧透,如果你曾经历过恍然大悟后的悔恨伤心,林满的故事,就不要读了。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时常欢脱如“二哈”一样的朋友,就一定要读,然后再紧紧地抱抱他,也许他真的独自一人吞下了所有悲伤和恐慌,只留给了你好奇天真光鲜的一面。不要让有朋友的人也感受孤独。读完《林满的故事》我没有给朋友打电话,独自去嚼了一大把橡皮糖。成熟的人总羞于回答,为什么那条熟悉的街宁愿绕路也不肯走,为什么尝到恬淡的美味也会流泪。嘻嘻哈哈地自嘲,真是老了嘞。到头来却发现,00后的作者,也会懂你为什么哭。

  被洞察,被理解之后,交出信任就变得自然而然。我跟着故事,走入一个大孩子不可逾越的忘川,在那里有穿越时空的嘉年华,鲁家村里的俗世烟火,我有幸看到了遗愿清单上的那些世界,随遇而安的柔软时光,命运更迭的岁月,在《遇见》里,大提琴手手上的茧终能化蝶;求生自愈的“疯子”凭借“八号球”的幻象得以找到归处……字字句句,都像那林中望着外面世界的小鹿,呦呦鸣出对纯净、爱与美好的希冀和笃定,这是我们念念不忘的过去,也正因为此,才得以不畏将来。

  正驰骋于滚滚红尘的中年人,正在为自己能否成为战无不胜的大英雄焦灼,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作家却伸出了双臂与世界、与岁月、与看似失败的每一个独立自我,相拥和解。我何以为报?我并不能允诺一个没有挫败与伤害的未来,但我以生命的尊严起誓:你将要踏入的世界绝非只有胜者为王,弱肉强食;我并不能欺骗你,善良就可免于痛苦,但我以信仰的名义承诺:你将要踏入的未来和你所怀念的过去一样,仍保留了满满的善意和温柔。

  夜幕下,少年拿着酒杯,等来了爱情;一句“没有你,良辰美景更与何人说”让多少颓丧的人生重振羽翼;《遇见》让我在疲惫的俗世生活中,遇见抚慰,遇见体谅,遇见柔软中吐露的坚韧,遇见失败中萌生的力量。选择以温柔的方式对待自己和这个世界,原来也是一种彪悍。再精密的仪器也无法笃定地测算未来,那是一处穿越时光的神秘圣境,谁也没有投机取巧的秘籍,秉持善念方可抵达。尽管我们之间可能隔着山川海峡,数不清的春夏,但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未来相遇,因为所有的美好都相约在那里重逢。

注:

  王安忆佳,1999年出生,12岁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现为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主席,留学英国学习影视传媒。短篇小说集《遇见》为王安忆佳的第四部作品,黑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7年7月出版。

(渣渣,西安女子,打酱油的艺术家,间歇性的文艺宅,穿行花花世界,素手码字为生。)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