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缤纷的色彩多么美好——略论诗集《背光而坐》致三色堇(黄舟山)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0-13

  今年春夏,著名诗人三色堇的第四部力作——诗集《背光而坐》由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收录了作者近年来的两百多首诗歌,概括了作者的写作状态和思想轨迹,我陆陆续续读完这部诗集,被她虔诚的情怀、真挚的抒写、典雅的文风、深邃而超越的思想深度所感染,在这里,我想把自己的体会交流一下,并向三色堇表示诚挚地敬意!

  这部诗集,由著名评论家谢冕作序,诗人徐敬亚、评论家耿占春、翻译家汪剑钊、评论家朱鸿等联袂撰写推荐语。

  作为活跃在当代诗坛的诗人三色堇,她的作品引起诗坛极大的关注和震动,其吟唱带着个性十足的生命经验和开阔辽远的审美疆域。评论家张清华认为她的诗有着“近于巫术或扶乩般的力量”,燎原认为她“直觉性地感受到了波德莱尔式的‘巴黎的忧郁’”,南鸥把她的审美色调认定为“明亮的橘色中潜藏着一些蓝色的忧伤”,阎安认为她的诗作已经超越了性别的写作状态、成为最具特色的诗人,马启代则把她定义为“叙事时代的抒情诗人”,是一位“怀揣诗意的乡愁从大唐返乡”的歌者……

  尽管以上这些名人和读者对三色堇的诗歌风格和内涵已作定语,尽管仁者智者的视角不同,也尽管奔腾不息的诗歌长河在不断地激荡着洗涤着现实两岸生动的风景,但是作为一名业余读者和评论者,并不妨碍我谈一下自己的见地。

  三色堇诗作的一大特点是把景物、静物(包括花朵、云裳、树木、城市、山河、夜晚和人们内心世界等等)放置在巨大而空旷的背景下,赋予生命的高度和理想的向度。譬如:诗作《深秋的夜使尘世又暖又痛》里:“在我们彻底老去之前/在栾树落光最后一片叶子之前/隐匿于夜晚的伤口经受不住深秋的气息/我知道的那片森林有了些许的凉意/我向他们深情的问候,鞠躬/并坐在他们之间,焦虑而颤栗/……我又可以借来谁的时间,曼德尔施塔姆?/没有一个词能恰当的诠释这秘密又危险的秋夜/十三朝古都也无法改变一壁江山的宿命/没有谁能被我相信,尘世坠落的空寂而无声”,这首诗仅仅指代深秋的夜吗?那么十三朝古都又寓意什么?作者在这里用了通感移觉的手法,借用追问曼德尔施塔姆,隐喻了“我”的观点和立场。大家知道,曼德尔施塔姆是俄罗斯白银时代最卓越的天才诗人,1933年他因写诗讽刺和抨击当时领导人,遭逮捕和流放,最后悲惨地死在远东的转运营;他的作品充满了浓厚的历史文明气息和深刻的道德意识,并具有强烈的悲剧意味。因此,诗评家把他的诗称为“诗中的诗”。这里,我想作者借代了一些被异化的社会现象,充满了危险的秋夜,带着悲悯的意味审视着“在我们彻底老去之前”这段时光是怎样的焦虑而忐忑不安,这种荒凉与什么比较和参照显得恰当?是森林里的些许凉意吗?——可是森林里的些许凉意,我向他们深情的问候,鞠躬!进而深化并加重了浓厚的荒凉之感、惶惑之感,可见作者带着强烈的批判意识来抒写又暖又痛的尘世秋夜,这样把时空的维度无限延伸,进而带给我们痛彻地思考:生活除了远方还有什么呢?那就是诗意的生活和大我的担当、道德的完美!除此之外,没有世外桃源。这在她的另一些诗作《一辆驶往大唐的马车》、《生活的渡口》、《曙色与暮色之间》等多有隐喻和象征。

  诗人善于用高超的技法抒写大自然的美好。譬如她把花象征人间和世界,强烈地表达了诗人对美好人生和理想世界的执著追求和憧憬,其诗作《这里是人间的哪里》:“她守住这片荷塘,收紧了波澜,收紧了/风雨之外的雷声/她遮挡黑暗的花瓣令你心颤……/ 湖面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抖动的翅膀/绽放的花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艳阳普照/这里是人间的哪里,美好得让人热泪满腮”试想一想,一个没有经过语言的洗礼和对大自然本质的深刻观察体悟,从细微之处能写出这样别具一格的荷花之美吗?又如《所有的春光都是喜悦的》:“它不止是玫瑰花的堤岸/它的思想足以在蓝绒色的海上舞蹈/或静夜吟诗,或闲庭信步/所有的清澈都漫进了身体……/那些热情而无限辽阔的春啄开了薄凉/人世间,没有什么能配得上这大好春光”在诗人的笔下,用火一样的激情和平静的心襟来抒写春天如此美好,用无形的繁花来歌唱春天的高洁,既恰如其分又准确传神,缤纷的色彩多么美好!

  用象征派和先锋派的笔法浓缩了人世间的真善美、含蓄地批判了假丑恶,是她诗作的一大亮点和深刻主题所指。例如她的《无染寺》:“……他们是来这里清除内心的污垢/抵御尘世那些有毒的花朵/良善之心被重新照亮,对着昆仑山满目葱郁/一边诵经,一边打扫燥热的躯体/……我没有遇到东汉桓帝,只有夏日的辉光/满山的樱桃,清点暴风雨的黑松林/洗亮的暮色,惊慌的芬芳/带着十足的彻悟在一阕古诗里诠释人生的要义/……暮色颠簸,众生来去……/任你红尘滚滚,我只修篱种菊”诗人希望来无染寺祭拜的人们,清除自身的污垢,打扫灵魂,而正是这些人们,说不定其中之一有人比汉桓帝还要龌蹉而肮脏,用时间的倒流和现实的比对:一些人多么的荒唐——继续做一些掩耳盗铃的事情,悬念重重,笔法干净洗练,入木三分。深化了主题、丰富了诗作的张力,引人深思催人反省!最后点明了主题和要义。她的《大雁塔,铎声阵阵》则把人们引入到高古的岁月怀想和无边无际的空旷时光:“大雁塔,铎铃清透的声音/穿过云层,悬在空中/细雨中成串的铎声带着悲喜/带着遂远,带着圣婴的慈爱/和入暮的讲经堂/削减了一个朝代的阴湿/……今日,我不是来细数广玉兰的香气/我是来追随友人的脚步/一阵风起,又一阵风起/阵阵铎声涌来远古的气息”把诗歌的空间向度无限延伸,赋予了超强的张力和博大的内涵,这在其它诗作《大海,向东》、《暮晚中的抱龙河》、《好风又吹芦花雪》、《对万物怀揣喜爱之情》等等都有体现,这里,我不一一赘述。

  继承和师法了中国古典文学的唯美元素和近现代外国文学语言的精华,是三色堇诗作语言最鲜明的特点。在诗作《致今天的自己》中:“夜,越来越空/娇美的月色不再属于我/我不会再去注视生活的缺憾/苦涩的咖啡不必再添加牛奶与白糖/这些年竟然没有弄懂一株木槿花的宿命/我在安然中倾听教堂的钟声/或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感受上帝的旨意/拿出早年的书信,却不翻动/我不忍再看那刮过旷野的风/吹乱我的长发,吹碎我的孤独/那腐烂的或光鲜的事物已不属于我/时光的列车行驶的缓慢而平静/而我要做的无非是在变暗的光线中/将一堆一堆的词语钉在平庸的生活里”,这首诗我不敢夸大其思想内涵,但就语言风格来说,近似于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和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写景状物身临其境,表达思想又含而有放、张弛有度、舒缓交错、节奏轻快而不晦涩,充分吸收了中国古典文学的表现方法,这与当下诗坛某些大腕用晦涩的笔调故弄玄虚、让读者用微积分学和代数学也解答不了的句式和主题相比较来说,三色堇的诗作更显得意境飘逸而跃然纸上,彰显了不露痕迹为主题而服务的深厚的遣词造句的功力,这在当代中国诗坛非常鲜见。

  三色堇原本是一种草花,她平常,却有着超凡脱俗的高雅,一朵朵伫立在茎叶间,像是一只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都想着飞翔,而这正是她的诗质的象征。她有着那份充满生命力的欢愉,却摒除了那种轻浅。她的一份深情:“此生,注定我会在此把满坡梨花种到天涯/把未央宫里的衣袂飘舞装进了别梦依稀。”曾经生长在齐鲁大地上的三色堇,不仅她的名字如花,她的情感世界也充满了花的香气、色彩和泰山的巍峨、大海般的雄浑;她如今生活在西安,大唐风骨,灞桥柳烟,长安垂钓,都无比无比地灿烂了她的花样人生和放大的诗意世界。

  这里,我略谈一些题外话。当代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叙事诗,把诗写成散文似的分行排序,应该知道,叙事性决不是诗歌的本质,只是诗歌的一种语言表现形式,“零度写作”和叙事写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诗歌的本质是内容所要企及的高度、广度和深度。我不否认诗歌在继承的基础上应该大胆地创新,但这种创新必须是对诗歌的内涵、张力、审美升华和意境上有所突破,发掘出一般诗人看不到的诗性世界和人生光芒,使自己更高更远。而那种肢解语言、生造词语、意象混乱、故弄玄虚和故意做作的所谓创新,其实是败笔和垃圾。

  好诗和劣诗有没有标准?我说既有也无。如果有,那么有起码的标准,文学作品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承载、传播、弘扬、准确和纯洁的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和文化。而当下的一些口水诗、打油诗、“分行书写者”、以及一些网络枪手,一些诗作完全没有推敲,胡编滥造、无病呻吟、小我泛滥、东扯葫芦西扯瓜、逻辑混乱不堪,写出的散句分行排列和漫无边际的无聊叙述,一片乌烟瘴气,每天生产的大量的泡沫和垃圾充实诗坛,令人相当失望。

  不难发现,现当代的中国优秀诗歌,在继承的基础上,汲取了中外古今的优秀技法和思想脉络,从中世纪的但丁到十九世纪的普希金、波德莱尔、雪莱、歌德、泰戈尔、惠特曼等,直到中国上个世纪的诗人徐志摩、戴望舒、李金发、余光中和现当代的海子、北岛、顾城、舒婷、席慕蓉等,无不把博大的思想内涵和对人生世界的真切深度考量贯穿其中,而三色堇的诗歌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坐标和参照。在当今诗坛每天充斥着大量的“分行书写者”的诗歌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回击。当下诗作的质量和门槛在不断降低,此起彼伏的泡沫和沉渣泛起,好诗和劣诗没有了界线,加之批评的功能弱化甚至转变成表扬和吹捧的糖弹之时,在人情、山头、圈子、面子面前,残酷地抹杀了诗歌的张力和锋芒,一些所谓的名家和大腕玩起的文字游戏和令人作呕的垃圾、依然顽固而野蛮地的封锁着诗歌的主页(包括一些重要期刊和重要网站及其版面),在这种背景下,三色堇作为一个自由诗人,以忘我的精神抵达诗歌的高地,或叙事或抒发或低吟浅唱或高歌猛进,总是像清新的微风、嘹亮的号角、发人深省的思考,酣畅淋漓而真切地抒写着我们这个大时代的大变革大情怀的生动走向,闪耀着理性的光芒和人文的关照。诗集《背光而坐》,使我眼前幻化出的景象犹如无垠旷野上一株株怒放的火树银花,在七彩梦幻般的时空中阵阵歌唱。

  毋庸讳言,三色堇的作品并非完美无缺,部分诗作的语言转换还有些拖沓而少节制,有的诗作充满了巧克力和奶糖味儿(多了一些阴柔之气、少了一些刚阳之力),还有的诗作题材和视野不够开阔和创新,多用隐喻偶显板滞。相信她的创作道路还很长,希望在不断“扬弃”中前行!

  我喜欢三色堇的一些作品,用她前不久的一首诗《背光而坐》作为自勉吧:“如果你能放弃江山与王冠/你能抵御火焰的出场/无以匹敌的繁华与虚狂/以洁净之心面对我们的最初与最后/也许,我们应该感谢这斜坡上的阴影/感谢光的背面,让我们懂得转身,懂得自省。”因而我十分坦诚而真切地写了上面的话,相信她的更好的作品在下一部!

延伸阅读:

  三色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获得“天马散文诗”奖”“中国当代诗歌诗集奖”“杰出诗人奖”《现代青年》”十佳诗人”等多项。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诗刊》《诗歌月刊》《星星》等多种期刊。作品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最佳诗歌》、《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等多部著作,有诗集《南方的痕迹》、《三色堇诗选》、《背光而坐》出版。

  黄舟山,业余从事文学创作20余年,先后在全国地市级以上报纸杂志、官方网站和新媒体等分别发表各类诗歌600多首(件)、文学评论累计5万余字,其作品在国内外数家权威文学刊物发表、被20余种辞书和文集收录出版。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语言学会会员、陕西文学研究会会员、国内大型文学期刊《千高原》签约作家诗人,《安康日报》特聘评报员,安康市青年作家,汉阴县政协文史研究员。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