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回眸现实的别样书写——简评云岗的中篇小说《精准扶贫》(曹昱陆 )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11-03

  陕西作家云岗是一位自觉追溯时代潮流的现实主义创作者。他的许多作品都是扎根基层,直面生活的现实产物。就他的新作《精准扶贫》而言,依然坚守了他一贯的写作风格,仍是一部书写当下,介入现实,契合时代旋律的高格调作品。

  作为一名坚定的现实主义创作者,云岗的小说传承了老一辈“文学陕军”人的精神品质,他始终顺沿着关注现实生活,书写小人物的创作方向砥砺前行。在中篇小说《精准扶贫》中,他进一步挖掘了身边小人物的故事,别出心裁的将现实热点与人物命运巧妙衔接,为读者送上了一曲关乎社会扶贫的时代挽歌,让人读后别有一番滋味涌上心头!

  云岗是一位很有“心计”的作家,他的小说从来都不是就事论事的单向度书写,而且喜欢多维度的讲故事。在中篇小说《精准扶贫》中,他以饱满的笔墨给读者塑造了一位颇具时代特征的扶贫干部刘辉。刘辉是小说的主人公之一,他也是现实生活中万千扶贫干部的一个缩影。身为局长的他,在精准扶贫的浪潮中,被确定为孟兰花一家的脱贫攻坚责任人。恰巧的是,孟兰花的出现让刘辉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三十年前扶贫时遇到的烂女,从而引出了三十年前的扶贫故事,并道出了刘辉与烂女之间微妙的情感纠葛,为下文写刘辉对孟兰花一家的帮扶埋好了伏笔。与此同时,小说在讲述刘辉想办法帮扶贫困户孟兰花一家如何脱贫的时候,把三十年前的扶贫故事插叙其中的,二者遥相呼应,形成了一组潜在的对照关系。这看似平淡的叙述,实则暗藏玄机,隐藏着作者个性化的叙事智慧,悄然建构着文本的深层意蕴。

  特别要指出的是,小说写的是精准扶贫,但云岗并没有落入俗套的书写精准扶贫路上的一些政绩工程,也没有刻意塑造高大全的人物形象,而是将人物的塑造自觉放在了生活与情感交汇而成的经纬网上。小说中写到刘辉对帮扶对象孟兰花一家额外照顾和关心,他不仅用自己的钱帮孟兰花买苹果树苗,而且不惜向自己的老同学求助,让帮忙给孟兰花的儿子任斌解决工作。我们可以感觉到,刘辉之所以这样做,与他三十年前扶贫时的经历密不可分。在刘辉个人看来,孟兰花似乎和烂女有着某种关联,甚至她们就是同一个人。正是有了这样的心理,刘辉才对扶贫对象孟兰花家的事才特别照顾和关心,其热度超出了一般工作常态。因此,我们可以说刘辉是有私心的,他对孟兰花一家的关心和照顾夹杂着对故人烂女的个人情感。正是由于情感的促使,才有了刘辉这一系列的举动。正所谓”文学是人学”,这是作者自觉站在人的角度来进行创作的结果。作者如此刻画,让刘辉这个人物形象显得有血有肉,而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缺乏生活气息的“现实人”。这样的书写不但拓宽了小说的维度,而且让文本多了一层生活味、现实味,少了许多戾气与娇柔造作。

  不光如此,小说中还有一个值得让人揣摩的细节,就是小说中作者有意无意的将烂女与孟兰花进行了对比,通过作者的叙述,我们不难发现烂女和孟兰花身上的确有许多的相似之处。作为女性,她们都有着不幸的遭遇和窘迫的现实生活。三十年前的烂女是一个有志气的农村娃,她一心想改变生活现状,决心要给自己找一个好女婿,好让爸妈享福。为此,她拒绝与刘建强的婚事,选择反抗生活。无独有偶,小说的结尾写到,面对儿子任斌与任涛闹分家,无望的孟兰花选择了离家出走。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孟兰花的出走看作是一种对现实的无言反抗。现实生活中不幸的烂女和孟兰花都有着对现实的抗争和对命运的反抗,但她们最后的结局到底如何?作者并没有告诉我们,而是用含蓄的笔墨给人无限遐想。在她们看身上,我们似乎可以窥测到作者笔下有着对不幸女性的特殊关照。这份关照,不仅彰显了作者浓郁的人文情怀,而且使小说的人文内涵,在不经意间上升到了人道主义层面。

  语言永远都是打动读者的第一把钥匙。而云岗小说,最让人称道的就是小说的语言。云岗的语言质朴无华,十分接地气。小说中随处可见得口语、方言浸透着读者的心灵,沾染着乡土的芬芳,飘散着浓浓的生活气息,让人读来十分欣喜。不但如此,从民间视域来看,小说依然有着丰厚民俗学价值。在作者的灵动的叙述中,随处可见的民间元素点缀其间,使文本增添了不少魅力。譬如,有陕北的窑洞,有民歌《圪梁梁》,还有极具特色的饮食文化等富有人文色彩的民间元素杂糅其中。这些人文元素的植入,不但丰富了文本内容,而且进一步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使小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米兰·昆德拉说“发现只有小说能发现的,这是小说存在的唯一理由”。而小说《精准扶贫》就是作家云岗站在时代的潮头,回眸现实生活的独特发现。

  (曹昱陆,90后,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先后在《中国作家网》、《长安学刊》、《陕西文学界》、《文化艺术报》《宝鸡日报》、《安康日报》、《铜川日报》、《渭水》等报刊杂志发表文学评论多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