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满卷桃源似烟霞——读方英文散文集《短眠》(赵玲萍)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01-09
  

    陕西麟游县因有隋唐夏宫而著名,尤以魏征撰写、欧阳询手书《九成宫醴泉铭》碑刻而为天下书法爱好者神往。2016年夏天,省市文化名家来麟游,得缘亲见方英文老师挥毫泼墨。赏其字,书风温润,天然清丽;读其文,辞采奇崛,摇曳多姿,谈笑间尽显博雅俊逸,幽默温情,如沐春风。后读方老师散文集《短眠》,其思致至情至性语言精妙幽默,意境超然飘逸,尽显名士风范。世间美人美物,生活诸多生趣,俗世万般难言,居然都有了空灵通透的呈现。谈人论事轻松欢跃,如浪花朵朵,娓娓动听。小视角透射大境界,自成风景。在作家恬静淡然地审视下,得非所愿、愿非所得是常态,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是惊喜。美好更加明亮,愁苦也有了新的生趣,展现出丰赡的个性。贫富、美丑、尊卑、得失、笑泪,都有了审美意味,怎样的日子都是限量版,活着本身就是活着的意义

  时坐花间林下

  上卷“温暖与柔情”情意丰沛,细腻感人。方英文家风持斋,祖父教诲孩子遣送爬出头发的虱子,祖母用头发丝放生跳蚤,黄鼠狼口中夺过死鸡埋掉。《肉史》一文又记录了多么善良仁爱的一家人啊……作者说自己不会去杀生,除非擀面杖发芽!天地君亲师,生之为人只要一息尚存,无可避免进入《人情链》,用一生收情还情。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们才能活得下去。又引人深思,除了血缘关系,文化塑造和价值取向也一起考察着现代人的亲近疏远,人情世故哪怕是带着铐镣舞蹈,我们也要尽可能舒展从容,不要成了五花大绑走钢丝;麻将适可而止,怡情悦性,沉缅放纵则劳命伤财;男女交往,有礼有节方可妩媚温雅;女人因爱情活色生香,而《爱情中的女人》贪嗔痴,所以诸般可怜;钟鸣鼎食者,香艳繁华之后高人懒卧,穷奢极欲,吃饱了剔牙,自我崇拜到百无聊赖,忽觉索然无味——作家入情入性谈笑间大抵想告诉我们这样的事理:花看半开,酒喝微醺,凡事过犹不及,一定要牢牢谨记那抹泼墨留白的分寸感,否则物极必反。“艺高人胆大”,艺高要身经百战、百炼才能成钢。“官高艺自大”,官高乌沙也不是凭空掉来的,说功、饮功、跑功、写功,十八般武艺都不是轻松活儿;全民皆兵,《拜年运动》劳命伤财,让人精疲力尽,但我们终归绕不过血统交集的走动,走不出中国式亲戚说不清道不明的束缚感;他告诫人们“别向富人借钱”,贫富都有尊严;还说窃贼带动“防盗产业”,善恶并行不悖。作家热爱万物,满怀柔情,用林妹妹葬花般的笑中带泪打量世界,审视现实千疮百孔,依然呼唤着美丽的花儿与我们遥相呼应。

  “面对名著一如面对美女,其魅力又无法抵御,所以还是要读”;“我的茶几土漆黑色,两头卷翘,四脚曲拱如美妇小腿,乃仿古茶几也”;“我喜欢水。我喜欢下雨。我喜欢雨季。我喜欢森林边潮湿的气息。正如我喜欢柔情似水的女人”……作家对女性美不吝赞美,以美女为喻描摹意态、刻画感受,俯拾皆是。如新月春花,怡红快绿,风采质味,高洁脱俗。美人美物,美美与共,意到笔随,各尽其妙。

  眼前万丈红尘

  下卷“胡说”诙谐幽默,有理有趣。抽签如怪力乱神,纵然你上上签,打死“我”也不抽;我们是身体的奴隶才苦大于乐,切不可忽略日常埋伏的小快乐,比如读到“我”这篇文章;《直肠痴汉猪八戒》谁也无法剥夺他活着的乐趣,谁说不是一种幸福哲学!《临水呆坐》发呆是大境界;《短眠》微闭双目,安详内美,无比放松;《高山肉,流水酒》与友卧肉醉酒,诤友点中穴位不喊疼;《吹捧使人进步》赞美增加自信,据说小偷也喜欢别人夸自己手快。《胡说》句句是理,说出了凡尘烟火真滋味,说出了人生苦乐万古愁。

  山中日月长,城市节奏快。作家以日常经验,平民视角触及世俗逻辑,调动生活体验,旁逸斜出,也是渊博透彻,言之成理;剑走偏锋,却能自圆其说,不服不行。简约、飘逸、幽默,每每会心一笑,心领神会。对精神价值和现实功利的思考真挚坦率,享乐而不沉缅,看透却不消极,真是萧然若仙,从容自在,以一种智慧而忠厚的幽默感,一笑泯恩仇。平民化的绅士风度,眼前万丈红尘,却也满含温暖与柔情。

  凡人俗事,粲然在目;柴米油盐,自有意趣;七情六欲,散珠落玉;挥洒性灵,出奇制胜。人世一场闲梦,胸怀万里波涛,便有了无尽的美好与趣味。梦里桃源,吃茶一盏,顺应自然,都是归路。人生的趣味与美好,人性的光华与琐屑,尽在《短眠》一书里袅袅娜娜如烟似霞。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