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活动

作品研讨文学讲座文学交流深入生活

作品研讨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活动>作品研讨

诗歌的意象与语言的力量——周军诗读札(李旭晨)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8-01-10

  周军拿来一沓诗,共31首。分为《山河景物》、《随感杂吟》、《情致抒怀》、《赠友人》四辑。篇幅虽说不大,质地却很耐人琢磨。作者以天地、山川、古人为师,立之为节操,宜之为诗词,一字一句无一不是其心性品格的体现。在当下的中国诗坛,一个诗人能做到永葆初心,不随波逐流,已属难能可贵。

  “一道昆仑水,奔腾向海头。曲折三万里,横纵五方洲。春汛惊神禹,秋潮憾雀楼。茹非华岳阻,入楚会江流。”诗人赞的是潼关的黄河。首联出以“奔腾”二字,便传递了黄河裹挟,冲决一切的气势。而颔、颈两联“三万里”“ 五方洲”以及“惊”“撼”等字眼所着力展示的都是黄河无与伦比的力量,震人心魄的壮观。尾联也是超越了具象与写实,运用夸张与想象,使全诗的境界不只雄伟壮阔,更突显出自然造化无穷的伟力。古往今来,歌咏黄河的诗赋多如恒河沙数,写来写去,他写他的,你写你的,写河亦写人,周军写出了他自己的“黄河”。

  对自然风光,对人生社会,周军力求介入现实,现场。争取把每一首诗的力度、温度、气度写出来。要用乎实朴素的语言去诗说深奥的道理。《乙末冬潼关黄河渔家宴海滨兄弟》就是即时即景抒发情怀,寓人生哲理于眼前身边的山川景物。“气各异”“水同流”“说闲事”“忘旧愁”看似浅浅的言辞却寄寓着多少并不如烟的人生感慨!特别尾联的“千古渡”犹在,而那些去了来,来了去的又何止是“两沙鸥”!再说,这一千多年后的“两沙鸥”和一千多的“一沙鸥”,虽然仍共着同一“天地”,但还会不会“飘飘何所以”?

  《冬日入秦岭七十二峪之构峪》的二三两联“芦花迷客眼,红柿醉秦山。径向溪流转,鹰随气势旋。”前联的一“迷”一“醉”,后联的一“转”一“旋”,在诗人可能是信手沾来,但炼字炼意的功夫可见一斑。花、柿、溪、鹰,配以迷、醉、转、旋,在趣味上各有其致,各给人以新鲜奇异之感,即合物理也符人情。情趣、理趣,都来自周军的匠心,都见出诗人情态的超逸和闲放。尤其末联有点“松下问童子”的意趣,从心而发,即景而成。周军会取镜、造景,他的景物、人物、意境各擅,别有怀抱。

  善于在生活的细微处,打捞萃取诗意,还生活和生命以内在本相。写人如此,描景也是这样。周军的景物诗中有人在,有人间浓郁的烟火气息。《潼关北刘村古槐》《甲午年末登秦岭佛头山》。在自然朴素,具体质感的走笔中,彰显极具个性化的艺术魅力。“老劲”“郁苍”的槐树,“年轮圈岁月、冠盖抢榆桑。梁柱何须幸,薪柴岂复伤”,槐树虽老而“老当益壮”,漫长的岁月虽饱经风雨,备受磨难,但遮天日的“冠盖”却不让“榆桑”。即堪做“梁柱”又可为“薪柴”“幸”而“伤”都能泰然置之而宠辱不惊更其可贵,可敬的是“时发白玉芯,卿可慰春慌。”老槐者老人也,它有着人的魂魄,有着人的精神。

  以物喻人,赋物见情,另翻新意,巧思独具。“佛头山”之草木泉石鸟兽,诗人游目骋怀,感慨身世。全诗构篇运句若有意若无意,“逶迤踏雪行,一径入云天。壁峭人声噤,涧深鹰翅寒。灵石万古寂,盘道十八艰”。诗的前半注重在眼之所见,后半着力于身之所感。一见壮怀,一感苍桑。诗人性喜山水,为诗以清新雄健为尚,此诗所展示的就是灭绝的自然意识和超越尘世的高朗襟怀。

  《随感杂吟》的“潼关殇”一首“丙甲冬长安雾霾”两首。作者站在一个历史的高度,写“林衰哀鸟鸣”“夺我百千峰”,问“天地起浮尘,谁偷日月轮?”“八水绕城一岭牵,如何不见艳阳天?”诗人怀着实打实的忧患意识,为生态环境的严重污染鼓与呼。诗之思想内涵的深广,情感的真挚强烈,让读者充分体会诗人沉甸甸的爱,仁慈和悲悯。“春风何日渡,还缘古关城”有大视野才会有大情怀。一已之笔,道出千万人心声。欣慰的是,自然生态的治理日渐功效,或许不远的将来,“独忆曲江春”的不会是诗人一个!

  周军诗本乎性情,精于思理,其丰富的信息量大有可观。

  《丙甲中秋随感》“浮生一梦五十年,对镜难寻花样颜。抚剑长吟身渐老,林渊苦渡步弥艰。闲随野鹤眠明月,笑把锦袍换酒钱。名利场中名利客,森森松柏柳如烟。”时届“知天命”之年的诗人如梦初醒,揽镜浩叹。大有人生苦短,“拔剑四顾心茫然”之慨。“闲随”“笑把”,以调侃慰籍语道难道之苦哀。似轻松而沉重,虽有一丝凄清,寂寞的意味和感伤情调,但在结句“森森松柏柳如烟”的大背景下加以表现,虽万千感慨但并不凄婉沉溺,并不给人以逼仄压抑之感。诗为心声,从坦露真性情的角度看,他的诗亦是他的人。再说借感秋感怀人生,还有不复措意得失穷通的达观,以肆志林泉,逍遥自适的萧散雅致。

  上面说了周军是有家国天下大境界,大情怀的诗人。《感丙申9.18国耻日》就是铭记历史,不忘国耻,缅怀先烈的书写。执着正义感的诗人见不平则鸣,经世事苍桑百炼而不柔亏,这在《又见新版墙头记》《昨赴华阴开庭归来不开颜——悯空巢留守儿童》《悯老环卫工》《悯农民工》几首诗中表现的非常鲜明。“朱门大户”的“笑语穿墙”“粉面光鲜”和“衣着”的强烈对比。“乎心”为儿孙,“老病”谁怜惜?作者对人生已然透彻,个中的落寞与悲凉自是不难体会。“树上乌鸦相对语,何如襁褓送茅房”,愤懑之情溢于言表,悲悯之心颇堪寻味。

  何谓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啥叫“哀民生之多艰”?在三首以“悯”字命题的诗中,“草不长”“丧儿郎”“几处伤”“亦悲伤”,诗人“悯”的是“空巢留宁儿童”,周军执业律师,坚持真理,伸张正义。“楚河汉界”憎恨分明,“舌剑唇枪”嫉恶如仇。官司打赢也难免心寒。“茅棚寒月”“凄吟长街”“独子”远在“塞北”“拙妻”命归“黄泉”“薄田”“荒废”“老病”“苦艰”,唯一“窃喜”的是“春归身渐暖”“暂收浊泪渡残年”。也已说过,正因为诗人心怀博爱与悲悯,才会对身处底层的“环卫工”“农民工”无比理解,无限同情。这种以民为本为民请命,不是光靠喊就能做到的。

  抚摸世人的创口,体恤世人的困境,表现弱者的生命力和精神力。面对人世间一些人的生活悲惨,诗人能够自觉地进行心灵拷问。他的诗饱含奇崛的侠义气,不合“中庸之道”却是过人无限。这过人处就是持守正义感而力不竭。所以说,有强烈的当下性与现实感,见情见性,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硬道理,铁门槛。

  周军诗有锋芒,有道德热情,读来觉得亲切,以至让人感动,也从而让人有了向善的冲动。从道德精神看这样的诗,就是好诗,这样的诗人则是值得给予厚望的。因此,在诗歌的世界里,选择什么样的意象,怎样运用语言的力量感动人,震撼人,从而获得“诗意”“诗教”“诗化”的功德,实在不是一般诗人所可担当得起。

  还是盼望“明光盛世里”,径由扶贫,治贫,“荒野愁”“对春羞”者,都能“尽开颜”。还是说过多回的那句“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