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文学评论

直面现实生活,充满现实活力——读朴实长篇小说《交通局长》(莫伸)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9-12

  2013年,我阅读了朴实即将出版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阅读后写下这样一段话:

  文学是一条艰难的道路,是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道路,同时也是一条充满了希望和愉悦的道路。当物质已经不再成为我们生活的压力和羁绊时,追求一种充满魅力也充满阳光的精神生活,不仅值得,而且有益。

  攀登到高峰,对许多人或许可望而不可及。但对朴实来说,则很可能成为一种现实。他具备这样的实力。

  那时我通过阅读朴实的小说,对他的创作很看好也很期待。只是仍然没有想到,他在文学道路上的攀登竟然如此迅捷,如此有力。

  能够证明他攀登速度和力度的,就是今天放在我眼前这部长篇小说《交通局长》。

  《交通局长》这个书名通透明白,让人一目了然。当你随着故事一页页读进去时,会发现这部长篇小说的故事和书名一样,同样写的通透而明白。就一般而言,通透明白是个优点,但并非全部是优点,真正好的小说,往往是把思想和主题隐藏在具体的生活事件和人物活动之中的。换句话说,写小说应当介于虚与实之间,从而让人有咀嚼不尽的余韵。《交通局长》好就好在人物通透,故事明白,但是蕴涵于中的社会生活内容却多元、复杂、丰富。这与一些我读过的长篇小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下一些长篇小说往往写得过于玄奥,故事人物全是苍白和虚幻的,既不讲逻辑也不讲顺序,结果让人越读越绕弯,越读越糊涂。

  我个人觉得之所以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原因有三条。

  第一是作者在追求一种新的创作手法。

  第二是作者对自己所写的内容缺乏生活。

  第三是作者虽然有生活,却缺乏相应的文字语言的表达能力。

  三条中,第一条无可厚非。无论成功失败,创新总是需要的,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必须的。但后两条则可以统统归结为艺术准备不足。

  与我所不大赞同的小说相比,朴实这部小说突出的优点就在于:他既有生活,又表达得不错。

  先说表达。

  文学艺术是语言的艺术,同样一件事,表达得好不好,传神不传神,从本质上来说,全靠你的文字本事。而文字本事从来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它是经过长期的磨练才能够达到和形成的。经常会碰到一些作者,自认为怀揣了个好故事,神神秘秘地不讲给他人听,生怕被偷了去。其实文学创作没有这样简单。可以尝试,一个同样的故事,让10个不同的人来写,注定就写成了10个故事。尽管你已经限定了故事的梗概,尽管故事的发展脉络和基本走向已经确定,但是仍然会不一样,人物会不一样,节奏会不一样,语言风格和内涵都会不一样。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始终认为,好的艺术作品从来都是独有的。《交通局长》通篇写的都是交通建设方面的事情,里面涉及到许多与交通密切联系着的行业内容,甚至纯粹的技术术语。这些业务内容和专业术语躲不开也绕不过,它对作家的艺术功力形成了极大的考验。如果不能把这些枯燥而烦琐的业务内容通过自己的文字演化为生动活泼的生活内容,这部小说的故事再好,结果也只能是失败。

  可喜的是,朴实用自己的语言,艺术化地讲述了这一切,使得原本可能枯燥的内容,变得丰富而充盈。

  再说生活。

  生活是创作之母。这句话通俗浅显,却具有深厚的内容,甚至是创作中必须秉持的准则。不管作者具备多么强的文字表达能力,如果缺乏了相应的生活,他笔下的内容同样会显出苍白和干瘪。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家与作家在写作道路上的奔跑,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式的比拼。起初作家们比拼的是文学创作中的基本功夫和基本技巧,但是越到后来,生活的分量就越会得到凸显,这种凸显与一位作家的创作能力、创作质量完成形成正比。文学需要技巧,但是文学绝不等于技巧。换句话说,孤立存在的技巧是没有意义的,一旦技巧失去了附着物,它就注定成为水面上飘摆的无根浮萍。

  朴实担任过交通局长,以后又长期处在交通建设第一线,这使他所具有的生活与许多作家刻意去虚构甚至编造的生活完全不同。读朴实的《交通局长》,我时时产生出一个感觉:这部小说和作者的名字一样,是那么朴实。这朴实包含着无穷的内容。文字流畅是朴实,人物鲜活同样是朴实,情节自然还是一种朴实,而生活真实则构成了更大境界的朴实——可以说所有这一切,既是文学创作中的基本需要,也同样汇聚为文学创作上的至高追求。

  《交通局长》的故事不复杂,秦州市地震局长党森林被选调到市交通局担任局长。他被选调担任交通局长之时,也正是整个中国高度重视基础建设,尤其是重视交通建设之际,在这样一个特定阶段,对交通局长的选用就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党森林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希望也充满着机遇、还充满着矛盾和危机的时刻走上交通局长的岗位的——随着党森林走向实际工作,也随着生活中各种事件和矛盾的展开,作者的笔触不动声色地逐渐向纵深浸润,几乎是在一种悄然不觉中,围绕着一座城市交通建设所形成的复杂矛盾和特有氛围便铺垫出来了。身为读者,我就是这样跟随着作者的笔墨,也跟随着党森林匆匆的步履,被一点儿一点儿地带向特定场景,进入特定氛围,从而体验和感受着主人公特有的喜怒哀乐。这种吸引十分自然,也相当奇特,它不显山露水,不声嘶力竭,却波翻浪涌,惊涛遏云。

  这恰恰就是艺术的魅力!

  党森林担任交通局长前的种种角逐,担任局长后的种种际遇,成功或者失败中的种种曲折,让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位交通局长面对的复杂的工作、复杂的官场的情景,而且折射着整个社会生活的复杂和整个人性的复杂。作者围绕着交通局长,塑造出一系列带有鲜明个性也带有鲜明时代特色的人物,从而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当代建设生活的画卷。这其中,有戮力同心的昂扬奋进;也有贪污腐化和勾心斗角。有正直正义的呼唤和坚持,也有暗中的角逐和卑鄙的阴谋。有纯真的爱情和无私的友谊,也有恶劣的伎俩和贪得无厌的肉欲。我们常常说写现实生活的作品最难,难在何处?就难在“画鬼容易画人难”。鬼是臆想和揣测中的,可以任人虚构;而人却是真切而鲜明地在我们身边活跃着的,一丝一毫也假不得。如果说党森林在交通建设事业上的披荆斩棘是一种令人钦佩的攻坚克难,那么我认为:朴实写《交通局长》同样是一位作家在创作道路上的攻坚克难。这样一种攻坚克难,同样令人佩服。

  我还想说,我之所以特别推荐《交通局长》这部小说,是因为它书写了与一般作家不同的现实生活。当下不少作家也都在写现实生活,但是他们笔下的现实生活常常是一种狭窄的生活,常常是一种零星的、碎片化的现实生活,甚至常常是一种病态和残缺的现实生活。这固然与作家个人的审美有关,但更与作家是否真正融入到一种更广阔更扎实的现实生活中有关。前面说过,朴实的优势在于:他是从基层生活中走出来的,也是从基层工作中干出来的,还是在基层生活中一点一滴地体验、感受和领悟着现实生活的,这使得他拥有的生活具有着相当全面、相当准确、相当深刻的秉质。正是这样一种综合的秉质,使得他写出了《交通局长》这样充满了现实生活感的长篇小说。

  今天我们身处的时代,是一个内容丰富、变化空前的时代。正由于内容丰富和变化空前,也就令人眼花撩乱。科技的飞速发展,已经把人们的生活引领到一个全新的阶段。几乎短短三五年时间,整个社会便会呈现出一种焕然全新的生活内容、甚至呈现出一种焕然全新的生活方式。当你刚刚为家中安装了电话而窃喜时,没想到很快手机就取代了宅电。当你刚刚用录像机欣赏最新最潮的美国大片时,没想到DVD又出来了,你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购置DVD,电脑U盘又以更灵活更便捷的方式替代了它。人们几乎是跟斗连着跟斗地朝前翻滚——层出不穷也接二连三的科技突破,使得人们物质生活水平在迅速提高的同时,也使得人们的精神欲望在空前地超标,还使得人们的生活变得空前地活跃。与从前几千年中始终不变的、近乎凝固的、乡村牧歌式的生活相比,今天的生活是那样快速、那样活跃,那样绝无重复,却也那样不稳固,那样不定型,甚至那样令人不安,正是由于从形式到内容都迅速更新甚至更迭,作家们去捕捉和掌握工业题材的作品就远比从前要困难得多。也还是这个原因,使得当下反映工业的题材十分稀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朴实写出了《交通局长》这样一部直面现实生活,也充满现实活力的作品,确实值得鼓掌,确实非常难得。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