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市县行业新闻>榆林

聆听藏地隐秘的发声——凌仕江散文集《藏羚羊乐园》读后感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1-02-10

 

   如今的藏族生活地区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怎么写出有时代价值的散文作品呢?读完凌仕江最新散文集《藏羚羊乐园》后,我又看到了凌仕江崭新的散文观。他的散文新作不仅有一如既往的真情实感,更在主观内心和客观现实交融时,寻找到个性化表达,在我看来这种对美好的诗性书写和追求就是凌仕江的信念,因为这种信念的写作,更经过和读者的交流和对话,不仅净化了凌仕江自己,也净化了广大的读者。

  凌仕江以挥洒自如的文笔,铺写开藏地的地域风貌,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边境线上的兵蛋子形象,他们个个都神采各异,他们和动物之间的故事也生动感人,从这些士兵身上,我们看到人民军队和藏地百姓的鱼水关系,看到他们对国家的热爱之情和奉献精神。凌仕江透过现象发现生活的本质,触及人物的灵魂世界,反映藏地军民的生存状态,展现他们精神世界的阳光。凌仕江在不知不觉中使用自己的人生阅历,调动出他生命中最生动最独特的记忆,运用想象和发展完成各种形象塑造,这是散文家独有的艺术享受。这部作品展现的边防战士的英雄气概,令人为之深深着迷,他们是用自己的生命守护藏地百姓的安危。《雪在烧》里指导员举起手中枪,向空中扣动了扳机,这时张秋生出现了,他像一个雪人跑在枪声的前面,在这个时空叠合中战友重逢,却只能无助地看着他远去!

  散文集《藏羚羊乐园》里有诸多生活景象,女性风景线最引人注目,《蘑菇云》里狼拖着姑娘云在森林里不停滚动,让人紧张担忧云的生死命运;《哭泣的黑颈鹤》里一个表情绝望的卓玛在不停抽泣,让人格外怜惜这个善良的藏族小姑娘;《走出喜马拉雅》里唯色卓玛轻轻地靠在哥哥臂弯里,在渐渐熄灭的火堆旁,绰隐绰现的身形令我们怦怦心跳。凌仕江的过人之处,就是始终让女性意识陪伴着作品的细枝末节,显得格外生动和温馨,让我们为她们朝思暮想,也更容易得到读者的共鸣。在散文集《藏羚羊乐园》里,凌仕江超越了表象化叙述模式,带着炙热的情怀描绘藏地,那些广阔和荒芜,那些庄严和神圣,在凌仕江的笔下散发着灵性的光芒,仿佛万物都融为一体。《乃堆拉的鸟》里一位从北京到西藏采风的青年女演员,走进哨兵的心灵深处,乃堆拉的鸟成为美和神圣的象征。

  在凌仕江散文集《藏羚羊乐园》里,死亡成为关照生存的镜子,折射出现实的残酷和无奈,重构着读者的生命感知。《小牛犊的世界》里曲珍阿姐和小女孩面对地震死亡的威胁,作者刻意营造的奇幻色调,显现了其运笔匠心。在这部散文集里不仅有魔幻和荒诞的元素,也有神话的意蕴,而这种神秘和梦幻不只是作家的营造,更因为藏地本来就是充满神奇的土地。《雪线上的影子》里羊紧紧地依偎着德西梅朵,对话着罗布次仁的魂魄,生者和死者,还有人和动物相互对话,难以辨别哪是人间,哪是幽冥。

  凌仕江的散文也隐含着深层的现实意义,从厮杀到和平,人和动物的关系在改变,能不能化生活中的丑为艺术上的美?凌仕江以真挚而美好的爱,共同创造了人和动物脉脉交融的境界,不只是艺术虚构,也不只是情境的再现,却是生命的合奏!在凌仕江的散文作品里,人和动物之间的沟通有特殊的语言方式,不论是《藏北雪》还是《羚羊舞蹈》,所有动物面对这个世界,就像牙牙学语的孩子,凌仕江捕捉动物的微妙情绪,在他看来人和动物的对话,不论是挤眉弄眼或手舞足蹈,都是不能言传的生命语言,我们也仿佛听到万物的隐形声音,那些动物都是藏地狂野和神秘的风格化景物。

  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讲,读者将文中主人公往往当成作者本人,的确,藏地是凌仕江的情感依托,也是他的精神家园和生命驻地。当现实的藏地被审美化后,不再是幻影幻觉,凌仕江没有只关注风花雪月,那样散文家的心灵只会越来越窄,他关怀藏地的命运和历史的前景。奶酪、糌粑和青稞,这些食物构建了最基础的藏地符号,也代表了作者对家乡的思念,从青春到不惑之年的凌仕江,与时间赛跑与生命对话,也不断升华着散文的精神世界。《藏羚羊乐园》里每个人物都有存在的意义,都有各自独特的思想方式和情感活动,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凌仕江和人物一起欢笑一起悲泣,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全部历史,懂得人物最隐秘的潜台词。

  生态散文是从人与环境的关系着笔,在《藏羚羊乐园》里那些自然风光和生存状态,以及景观和个体生命之间呈对话情境。作者所展现的藏地空间,不是游览的天地,更是精神世界的追寻和思考。在凌仕江的多重视野里,藏地的山山水水都是他散文世界里的艺术符号,也构成他的眼界和境界。散文里的人物永远在行进的路上,在这条朝拜的精神之路上,交织古老文化和现代文明的碰撞,以及宗教信仰和俗世生活的抉择。藏地人民一方面坚守着传统的风土习俗,一方面渴望对现代文明高科技的追求,《雪猪》里外来孤独的游客忘记行路的方向,心不在焉地望东看西,多种视角在过去和现在之间穿梭,在各个人之间来回转换。

  凌仕江的散文清新活泼、富有朝气,敏锐地感应时代的脉搏,他的文本不仅有文化背景的细致研究,更有对藏地形而上生存价值的哲学表达。藏地自古有独特的生活习俗和宗教信仰,自然现象千变万化,只有对生命细致入微的体察和思考,才能道出各种奇异的感觉,在《藏羚羊乐园》里凌仕江将现实和虚幻融为一体,在一种超自然的气氛下加以再现,通过画面和形象的折射,描绘了藏地的独特人文。西藏对异乡人来讲是游历,对凌仕江却是生死相依的故土,这些年凌仕江用心书写藏地上人和动物的爱恨情仇,探索人和动物在高原的生存价值。不论对藏地的礼赞和生命颂歌,还是对自然神灵的膜拜,我想这一切都源于他对故土爱得特别深,他的散文集《藏羚羊乐园》才如此充满活力和生机!

  鲁源 原名鲁永岗, 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榆林市影视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会员,榆林市“青优”文艺人才,北京影视学会会员,担任多家报社专栏撰稿,2008年被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九届高研班录,2016年成为韩城金祯影业特约编剧,2017年被吴天明青年编剧大师班录取,2019年参加华语编剧训练营学习,2019年被第四期吴天明编剧大师班录取,发表过大量的影视和戏剧评论。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