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要闻

贾平凹:陕西作家得扬鞭催马,再上征途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20-07-17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陕西的文学创作都以乡村题材为重点,形成了它的特色,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产生了一大批作家与作品。比如柳青、王汶石、路遥、陈忠实等,尤其柳青已经是楷模和旗帜。如果总结陕西前两代作家的乡村题材创作经验,起码有这么三条:一是他们都来自于乡村,十分熟悉乡村,十分理解乡村,在乡村吃过大苦,出过大力,受过艰辛生活的煎熬,而对乡村有着血肉的,渗在骨头里的感情。二是他们的创作道路都极其坎坷,几十年“挑着鸡蛋筐子过市,不是要挤撞了别人,而是怕别人挤撞”,沉寂、隐忍,折腾、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可以说,完全是以生命在从事这项事业。三是他们的文学底子并不深厚,所处的年代文学的土壤也较贫瘠,但在整个的文学创作生涯里,有一种使命感,志向远大,对自己又最狠,不断地学习,汲取营养,不断地扩大视野,提高技艺,正如唐僧西行,取经以诚,伏魔以力,终成正果。

  上两代的陕西作家,为陕西文学和中国当代文学的乡村题材写作,创造了他们的历史,也成为了一种新的传统。时至今日,有两个局面和问题使我们面对,一是现在的乡村已不是往昔的乡村,农业已不是往昔的农业,农民已不是往昔的农民,但乡村农业农民依然还在,农耕文明的思维和意识仍还是很多人的思维和意识,这种文化还根深蒂固。现实就是如此,乡村题材写作还得继续。二是十八大以来乡村正进行脱贫攻坚,这关乎着中国的民族复兴大业,也关乎着人类的发展和进步。乡村在发生着历史性的变革,许多观念要重新定位,许多问题要重新思考。

  在前两代作家和他们的作品影响下,陕西是有一批以乡村题材写作的年轻作家,他们站的是陕西的队列,已有不凡的成绩,而又迈着坚定的步伐重新出发。面对着新时代新乡村新写作,如何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大家都在努力探索和辛勤实践。我再说说自己的感想。

  一、现在不能像前两代作家来自乡村的那种本色出场,也不能像柳青那样在乡村一呆十三年了。但是,不管你在城里是专业作家或自由写作人,还是业余文学写作爱好者,只要你以乡村题材写作,就一定要走出书斋,走出城市,去乡村走走。旧的乡村概念早已过时,新的变化新的生活必须了解。能在那里蹲点就蹲点,蹲不了点能多去就多去,多去不了能有什么渠道就建立什么渠道。总之,深入生活不是一句空话,不是一种口号,而自己得了解,得体验。我举我一个例子,写《带灯》的时候我跑了那么多村庄,认识了一个乡镇干部,她成了《带灯》的生活原型。而从那以后,十多年了我们一直密切联系,仅脱贫攻坚,她是一日复一日,每日一条至两条手机短信给我讲她从早到晚的具体工作状况和精神状况。我本来对乡村生活熟悉,她一说到什么,我就立即明白怎么回事。所以脱贫攻坚的每一步进度,我都了如指掌。我们现在是朋友,甚至成了亲戚,而她和她的工作短信就是我在乡村的线人和认识新乡村的窗口。

  二、去了解新的乡村、新的生活。虽然我们是作家,但不能是仅仅奔着要收集创作素材的任务和目的去的,而应有一种大的情怀、大的意识,即:从关注、观察、研究、思考整个人类出现了什么困境?从关注、观察、研究、思考中国乡村的变革对于中华民族复兴、社会进步产生着何种意义?有了这样大的情怀和大的意识,走进新的乡村,深入新的生活,就会发现人民的意志和伟大的创造,发现历史的脚步和历史的脚步在群山众壑间的回声。而创作的素材自然扑面而来,随手可得。

  三、这个时代乡村题材写作,作家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大的勇气、大的真情、大的热忱、大的艺术能力,否则你无法深入生活。就是你在生活中却无法把握,抓不到本质,你更是不知道写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写,无法精彩。我曾经在关于读书的话题上说过这个意思:我们在每年的世界读书日里强调读书,但很少提及我们的作家写了哪些可供读的书?我们的读者又真正读懂了需要读的书了吗?问题是,我们缺少了写作好书的能力,同样缺少了我们阅读好书的能力。新的乡村题材创作确实对我们是一次考验,能不能写,能不能写好,需要担当,需要真诚,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写出的应是思想认识上具有价值的和艺术上精益求精的作品,而不是就事论事、粗糙的、浅薄的、投机虚伪和概念化的东西。

  中国作协在这个时候召开这样的会议,我觉得及时而又有前瞻,具有动员和鼓劲作用。作为陕西作家,包括我自己,得扬鞭催马,再上征途。最后,借用《易经》上的一句话结束我的发言,并祝福我们新的写作。这句话是: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

  本文系文學陝軍根据贾平凹在2020年全国新时代乡村题材创作会议上的发言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