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资讯>文学评论

王海《新姨》研讨会专家发言纪实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

  由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家》杂志社、陕西省作协主办、咸阳市文联、咸阳市群众艺术馆协办的长篇小说《新姨》研讨会在咸阳召开。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作家》杂志社长王山、作家出版社总编黄宾堂、《脊梁》杂志社总编肖立军、陕西贾平凹、李 星、李国平、邢小利、段建军、李 震、仵 埂、冯西哲、刘卫平、王军君、杨生博等名家因《新姨》汇聚咸阳,引起文坛关注,京陕两地专家、评论家就《新姨》的艺术价值以及文学陕军的创作成就、发展道路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把脉,给予极高的评价。

  新华社、人民日报、陕西电视台、新浪、网易几十家媒体、网站进行发布或转载这一消息。电话追踪采访、购书签名,让作家王海一阵成为又一个关注的焦点人物。名家以鲜有的激情点评、媒体以罕见的篇幅热议,文坛以急切的期盼关注。这种对文学的热爱,是多年来少见的文学现象。 据悉,长篇小说《新姨》是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王海历经6年创作完成的作品,于2017年8月出版,10月一版二次印刷上市。陕西广播电台同期连播,受到听众热捧。 《新姨》的故事发生在陕西咸阳茂陵附近,主人公是一个在生活中煎熬,在痛苦中成长的女人,新婚第二天丈夫就被抓了壮丁,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等待。30多年来,她将自己的苦难以剪纸的形式表达,最终成为一位民间剪纸艺术大师。在研讨会上,专家发言摘录如下:

  1、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

  《新姨》是王海创作一个突破,是陕西文坛的一件大事,是中国文学应当重视的。王海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严密而从容,在创作中突出了艺术风貌。主人翁在历经苦难后走出,艺术就是从她身上开出的一朵花,就像一棵枯树开花,活生生地立在人面前。带着她的历史性,充分饱满地出现在生活中,有着独特的味道。中国的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四书五经,她就在我们民间,是宝贵的东西,新姨就有这样宝贵的精神。创作这个小说,是有一定难度的,王海的创作有着丰富的情感,这个小说考量了长篇的方向和力度。”

  2、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

  从私人感情上来说我和王海是非常好的朋友。他精力旺盛,创作特别丰富,文学活动多很活跃,能够带动影响周围许多作家,特别是青年作家。据我了解,咸阳年轻作家的成长,很多人背后都有王海的影子,他的人格和作品影响着一大批人。在当前,陕西文学要努力跃上新局面的时候,如何鼓动作家多出好作品,需要王海这样自己实力雄厚同时又能带动一大片的热心人。他的作品我几乎都读过,《老坟》《天堂》《城市门》,每一部都充满了民族的忧患意识,是陕西文坛值得关注的文学存在。王蒙对王海特别欣赏,欣赏他作品的生活气息、文字描述。王海是一个文学人才,大人才。他的小说题材广泛,很有味道。他的写法很不一般,他的作品不管写什么样的题材,那种叙述的语言,很自然,人物、环境、人物的命运都很有味道。他写作的那种放松、沉着、从容,我非常欣赏,非常惊讶,受到启示很多。

  他的新作《新姨》,是他新的大收获,对陕西作协来说也是一个大收获。遗憾之处:一是背景关于霍去病墓描写不详细。霍去病墓、咸阳原,咸阳人都知道。可是外地人不知道呀,应该介绍再具体些。二是前半部分没有重大的历史节点,写得从容。可是后半部分文化大革命、自然灾害等节点多,大家都知道的,却写得过快有些匆忙。

  3、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

  王海是一位创作力旺盛,富有才华,底蕴深厚的实力派作家,他的前几部长篇我都读过且写过文章,老坟的苍凉,天堂的反思之深,城市门的新视野,至今记忆犹新。但《新姨》仍然给我带来惊喜。它的文化背景的纵深感类似老坟,它对五陵原特有的人文环境和风土人情有逼真描绘。想不到王海这么个粗拉拉的汉子,却极善于揣摩新媳妇和老婆婆内心千回百转的冲突,活脱脱写出了一个杰出的民间剪纸艺术家,如何从古原上诞生,极端的封闭环境中有内在的轰轰烈烈。

  4、茅盾文学奖评委李星

  《新姨》的创作是一个飞跃,将生活很自然地融合进去,日常生活的美感体现得淋漓尽致。《新姨》写出了历史感,生存的苦难和对生命的体验。王海的自然、慰藉、润物细无声,在这日常生活中,人情物里的平淡中,人和人关系的微妙之处中,达到一种人性的复杂和深刻,境界的高远,我看到旺财回家那一段落泪了。这是厚重的文化,民俗文化的自然呈现,写出了人物的灵魂境界,王海找到了中国民间文化的秘码,天人合一,自然生命。”这是王海小说的一个飞跃,小说最难写的是日常生活。文学作品让人流泪是很难的,这部作品是经得起讨论的。”

  5、作家出版社总编黄宾堂

  我觉得此次研讨会应该在故事发生的现场召开,那样更亲切些。读完小说,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置身于那个叫做黄家村的地方。他的代入感特别强。这部作品真实生动鲜活,人物细节历历在目,村外的老槐树呀村道呀晒场呀,人物对话非常饱满。我是南方人却毫无陌生感非常熟悉,就像其中的一个村民,和他们一起呼吸。有人评价鲁迅,说鲁迅写农民只敢写户外,茶馆呀广场呀寺庙呀,就是不敢写屋里。屋里真是一个大世界,不熟悉就不能写。我觉得敢于挑开门帘写屋里的,必然是生活积累非常丰富的高手,王海就是这样的高手。他写一日三餐灯明灯灭,都非常生动鲜活!

  第二个感受,王海小说构思匠心独运。旺财是整个小说构思的非常重要的“眼”,是他构建起了人性坐标、伦理坐标、价值坐标。新姨一生的命运及其和他人的关系全部是因为旺财才展开的。旺财失踪了,不是死去了。失踪是巨大的存在,有无限的可能性,也许随时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他的失踪,把所有的臆想都叠加起来。可云,作为媳妇就得背负这一切——等待丈夫、孝敬公婆等。旺财妈则由此引起各种猜疑,怀疑儿子出走把所有的怨恨全发泄在可云身上,可云的命运可想而知。马上由愧疚安慰到追求可云,他们因为旺财而有侄子和姨关系的阻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马上耍心机随意说可云家属的身份,一会国民党一会共产党。

  第三点,可云是民间的艺术家,这条线虽然着墨不多但对小说境界的提升作品纵深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可云无意中剪出“回门”,其实那是她几十年的期待、辛酸、内心苦痛的自然凝结呈现。小说中几幅剪纸作品就点染起可云一生的悲惨命运,又被巧妙地植入小说的关键节点上,出神入化。最后谈点不足。前面的叙述犹如月光泻顶自然饱满,最后部分有些气喘吁吁。另外,可云前后判若两人,缺少内在的依据和逻辑性的转变。不过,王海语言叙述的能力,我还是非常之赞叹和欣赏!依然期待他的新作,还是由我们出版社出版。

  6、《中国作家》原副主编、《脊梁》杂志社总编肖立军

  《新姨》是陕西作家的又一部代表作。作者把大半辈子的心血都倾注在作品之中,故事

  很简单,就是一个草根的民间剪纸艺术家、两代乡村接生婆的故事,但是故事的叙述很有味道。作者使用了非常纯正的白描手法,特别自如地刻画出一群生动的人物,令我非常佩服。这部小说,不是靠情节的大起大落曲折跌宕来吸引读者,而是用纯文学的技法来写,人物很鲜活很耐读。从民国末期到改革开放,高级社、土地承包、文化大革命等等半个世纪以来的大的历史事件几乎都点到了。作者没有清晰地直接描述,而是使用了画技中的“横云断山法”,结合人物的命运用隐性的手法真切地表现这一切,很高雅地描述着,特别是对可云的剪纸作品的解读,其实就是作者自己对美学的解读,用纯文学的技法真是难能可贵。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成熟的作品。

  7、《中国作家》杂志社长王山

  我很喜欢《新姨》这个书名,他很有意味很有味道。新姨,就是新人、新娘子,马上的新姨。然而,她只有新姨之名而无新姨之实,她的命运、她的遭遇充满了国民性,于是就有了象征意义。

  王海的作品在自觉与不自觉中暴露国民的劣根性,充满了批判的锋芒。这部作品所呈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病态的、扭曲的。可云与公公婆婆、王十万与小老婆柳儿、马上与邻居等等,都是非良性的互动。人和人之间充满了种种防范、猜疑、争斗、误解,无法建立正常的健康的关系。命运弄人、造化弄人、政治弄人,个体在大的变化面前显得无可奈何、委曲求全、表里不一。旺财妈打断媳妇的手腕、看到孙子生下来像儿子马上露出笑脸……都表现出人性的丑陋、自私、狭隘,呈现出国民的劣根性。这种人性的扭曲性不仅仅存在于五陵原,而是中国大地,具有了代表性。

  习主席在十九大上对文化的肯定,提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我国的领导人第一次把文化提到如此的高度。那么我们的文化究竟是什么?我们的国民性都是怎么组成的?传统文化是什么?哪些该继承发扬哪些该摒弃改造?作家要通过作品来展示!这部作品读完有一种沉重感,王海正是对人性不好的、丑陋的、不人道的地方有更多的思索,他思想上批判的锋芒更强一些。

  8、西安工业大学文学院长冯希哲

  我一口气读完《新姨》,与《城市门》作比较,感觉在写法、人物形象上都有了新的尝试。不管是小说前半部分的从容平和,还是后半部分的荒诞、黑色幽默。作者把民间文化、传统文化、政治文化三者相融合,用从容的笔墨平和的态度讲述了一个近半个世纪以来,在不自觉中从五陵原上成长起来的民间艺术家的故事,展现出一个女人不幸的后半生,为陕西文学画廊增添了一个叫可云的妇女形象,这是值得肯定的。

  从作者具有作家的良知感和使命感。不管是《新姨》还是《城市门》,写到社会的变迁,都具有强烈的批判意识。从《城市门》到《新姨》,作者由社会变迁中的个体内在冲突转向意识形态的人性的具体化,他虽然没有刻意塑造,但却出现了许多能够让人牢记的民间人物形象。其中旺财妈是最富有艺术价值的人物形象,她代表了传统的陕西关中地区最贴近生活最有地气的农村老太太。她把治理媳妇的所有手段都用上了。这部小说阅读感很强,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计划生育的时间问题。霍氏家族的寻踪问题,天石与故事的发展有些脱节,不像《白鹿原》中的白鹿与白鹿原那么贴切自然、贯穿始终。

  9、陕西评论家协会主席、陕西师范大学新闻学院长李震

  我的三点感受和建议:读完小说,第一个感受就是五陵原作为王海的个人意象正在形成。就像商州与贾平凹,湘西与沈从文、高密东北乡与莫言。一个成熟的作家都会形成自己的意象,那么说到五陵原就会想到王海。

  二是王海把三种文化、三种生活样式合成了陕西意象——五陵原。以汉陵为代表的霍先生植入的传统文化、以关中咸阳剪纸为元素的民间文化与作家主体意识的现代文化三种文化相互融合。特别是现代人才有的现代文化,表现在作家理性的批判精神和悲悯情怀。小说中没有坏人,即使毛病很多的王十万的小老婆、集中了农村妇女劣根性的旺财妈,作者都带着大爱去写。秀娘更是作者悲悯情怀的化身。

  三种文化样式,一个是五陵原上人们日常生活的原生态,一个是民国末年到八十年代的中国政治生活,一个是五陵原上人们以剪纸艺术为代表的精神生活。以上三种文化和三种生活样式相互拉动,合成了丰富性、立体性的五陵原意象。

  三是作者的叙述支点和具体意象很独特但是也有改进之处。塑造了一个剪纸艺术家的形象,这是超越生活之上的,是生活的存在更是象征。王海对艺术的理解很到位,艺术是生活的显现,他是把三种文化三种生活样式聚合起来了。

  “天石”的意象,前面铺垫的很好,后边缺乏出神入化的描写应该让它活起来,让他和人物的命运勾连起来。“霍先生”是传统文化的象征,他永远60岁,很有神秘感和象征意味,但是他是外乡人似乎和五陵原联系不大。

  10、西北大学校报总编刘炜评

  《新姨》还是反应他的文学创作根据地咸阳五陵原,这个生活气场、文学气场在他的笔下延展、拓宽、提升。我欣喜地看到这部小说更注意了生活流的叙述。首先值得肯定的是所写的主要人物可云、马上、旺财妈、王十万、秀娘、柳儿等都立起来了。第二是整个的叙述语言更加从容舒展了,更加显示出创作者的定力。这是他文学生涯历程中的一个新收获。

  不过,在两个向度上活还要做得更细,一个是再往生活的深处挖掘,一个是构建自己的文学理想世界。

  我和王海相识快三十年了,他的五部小说我都仔细看过。他已经初步形成自己的文学格局,但我还是对他的长篇创作有新的期待更高的期许。我想等他再提升一个高度,我会为他写一篇观察报道,专门介绍王海的文学道路、文学品格。

  11、陕西作协创作部主任邢小利

  在陕西作家中,咸阳的作家很突出,都在不断寻找自己的文学领地。程海是一个高度,王海更是一个高度。王海比较自觉,找到了自己的文学世界、艺术世界,不断建构着五陵原的领地。陕西作家大都受到柳青的影响,写农村题材,写大事件中的人物。路遥主要写乡村青年,以高加林为代表的对人生的思考,对命运的改变。陈忠实则主要写男人的世界,《白鹿原》里的白嘉轩和白孝文、鹿子霖与鹿兆海、鹿三和黑娃等父子两代人。贾平凹主要受孙犁、沈从文等的影响,笔下的人物相对来说更多,奇奇怪怪各种都有,女性更加丰富精彩。王海呢,他的几部长篇塑造了很多人物,新姨可云是一个全新的人物。他也在不断寻求写法的突破,改变了以前的情节化走上日常生活化,以人物的命运走向为主体。这也是陕西作家这些年来的突破,不再以历史大事件为主而是人物命运,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精神世界。不过,新姨这个人物还是不太饱满。她为什么能坚守三十多年,她的信念支柱是什么?应该对她的家庭出身、文化背景多做交代。

  12、西安音乐学院教授仵埂

  我仔细认真读了一遍,用了整整一个礼拜时间。我觉得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可云,在当下在这个时代应该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丈夫只有新婚那一夜,她却守了三十多年,甚至一生。她一直等待失踪的丈夫,孝敬公婆、抚养孩子……再看当今社会,男女性爱出轨几乎达到了泛滥的程度,失去了底线。与这个大时代的背景相比较,可云正好背向而行,她告诉我们,人还是要坚守一些东西、一种情怀、一份感情。于是,她的光彩就放出来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她的形象就有了新的价值。

  可云默默地做事剪纸、接生、给村民看病叫魂,发展到最后被人们称作神婆,具有了神性。这又与历史上的造神论不谋而合,遥遥呼应,这是民间的造神啊,具有了历史意义。王海能在小说中隐隐地谈到造神的问题,从这一点上说明他是有想法有历史观的。总之,这部作品的艺术性强,人物形象鲜明,是一部成功的现实主义的小说。

  13、太白文艺出版社总编韩霁虹

  作为一个出版社的老编辑,我想给王海给大家谈一些自己的认识。我每年要审的稿子来自全国各地很多很多,可是绝大部分可能看几页就翻过去看不下去了。王海的这部小说我认真看了,不仅是为了友情,更重要的是作品的代入感很强,吸引你能够读下去,的确写得好。至于怎么好,刚才大家谈了很多,我基本都赞成,不再多说。作为他的责编(《城市门》也是我编辑的),我认为这是王海迄今为止最好的一部小说,达到了一个新的艺术高度。我也跟很多拿了稿子来我这里的作者说,作品完成了不要急着出版,不要一年一年的只出数量这是没有意义的。很多作者可能也在文坛上混了作协副主席等称号,可是他的作品也许只在很短的时间有人记着,不久就忘了,只是浪得虚名。王海的《新姨》,让我对他未来的创作有新的高度充满期待,这在今年的陕西作品中也是可圈可点值得评价的。

  对于大家说的关于大跃进、文革等地方的描写太过匆忙的问题,我想说说自己的看法。这些政治节点敏感的地方,真的不好写,上边审查很严不好通过。所以到底怎么写,真的很难说,很多时候你写了可能出版不了。最近演的电影《芳华》,我看后感到很吃惊,关于越战的小说电影这些年来一直是忌讳的,很少有人写。《芳华》很巧妙地写了,只写个人在战争中的感受而没有触及战争本身,这就给我们写作者以启示,以后碰到不能碰的问题该如何写。

  小说中使用方言,会给图书资料审查、审稿等带来麻烦,所以作者叙述语言不要用,人物对白必须用的时候也要尽量通俗规避偏僻。比如小说《青木川》,我是责编,作者无法驾驭方言主要就用了叙述语言,一点也没有影响小说的优秀。

书记信箱 陕西省作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