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散文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散文

东篱散文:菜市场的黄昏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7-01-06

  通往我家的一条巷子,叫“文华巷”,听起来是一个颇有文化味道的名字。巷口直通老城区的繁华中心,通往新区的六路车就停在这条巷子的尽头!巷口立有一古香古色的牌坊,上有前任市委书记亲自手书的“文昌物华”四个大字,可见这条巷地位多高!然,草头百姓却没几个人知道这条巷子的这个高雅宝号,人们通常叫它“市委巷”,因为这条巷子一道牵两边,两边都是高门贵府,左边是前市委大院,右边是与市委分庭抗礼的铜川矿务局办公大院!两座气势磅礴的大院后面便是这两个大户人家的家属院!还有医院,几所学校,也由这巷子连接。由此,便成就了这巷子的人流如潮,繁华如街市。曾有一开发商计划在此巷中间建门面房,专此做过调研,说他在下午下班时间一分钟内有300多人通过!

  这么有人气的巷子,自然成为小商贩们的选择!一巷两岸琳琅满目,各种物品一应俱全,尤以蔬菜滩为多。以前我下班从这巷子一路溜过去,就什么样的菜都购齐了!可是自创卫,这巷子里的走卒贩夫都被撵了个净光!光光的巷子成了通衢大道,看起来很美,然买菜却甚为不便了!

  不久,突然发现有个年轻小伙又在这巷子中央、我家院子门口摆起了菜滩。为避城管,他总是黄昏时摆滩,铺上塑料布,把他的菜一样样摆上去,受他启发,慢慢地,其他菜贩也悄悄回归,也在黄昏时摆滩!

  然而却沒有他生意好!我的闺蜜每次邀我到她家吃饭,就对我说,她是从门口“小鸡蛋孩”那儿买的菜。她说,别人的菜她不买,不知咋啦,就爱买那小鸡蛋孩的!

  我于是也对那“小鸡蛋孩”发生了兴趣,黄昏里回家,也特意到小鸡蛋孩的菜滩前!

  这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孩子,脸上有太阳晒的两团红。年龄其实也不小了,27,8岁的样子,只是很瘦,个子也不低,挺拔得象根电视机天线。最奇怪的是他总穿着一身破旧迷彩服,戴着迷彩帽,明明就是个刚下战场的士兵,却蹲在这里买菜!或许他奇怪的装束和神态,构成了他吸引顾客的原因吧!

  其实还不仅限于此,每次我和闺蜜到他的菜滩前,他常常是远离菜滩靠墙坐着打瞌睡!我闺蜜用脚踢着他的菜筐说,咋卖哩,咋卖哩!他才睁开迷迷瞪瞪的睡眼慢腾腾过来!女友说,菜都让人拿完了,你也不管?他说,拿完就拿完!他很心不在焉地称,每次都给多拿个西红柿,或一根葱,一把香菜的,惹女友心花怒放。女友说,再给个西红柿!他便说,好我的姨哩,恓惶得很,不敢再给了!女友说,恓惶个屁,你就摆这一会,人家都摆一天!小伙说,好我姐哩,早上五点就出来了,换了三个地方了,早上川口,中午大厦,傍晚我就在这!——这人多,把这剩下的打发了!噢,原来你把不好的菜都买给我们了?!也不是,这地方白天不让摆!你相信我,姐,我这菜是地里直接来的,没上化肥!我和女友其实也搞不清到底上沒上化肥,反正就是喜欢买他的菜!后来发现,喜欢他的人,还不止我俩呢,他一会叫姨,一会叫姐,一会叫哥,一会叫叔,每一个来菜滩前的人都象是他家亲戚似的。也不知故意装的还是怎么的,他经常把钱找错,多找给人钱。人说,笨的跟啥似,钱都不会数。他说,唉,错了就错了,钱在世上反正是过来过去的。说的还挺有哲理的。他那鸡爪子一样的手不爱帮人拾菜,总让顾客自己捡。他说看上啥捡啥,捡完卖完。这小鸡蛋孩,又诚恳又狡猾,又大方,又扣缩,又勤快,又懒散,不知为何却有一种特殊魅力,吸引着黄昏暮色中的人们!他老虎下山一张皮,春夏秋冬总是那张脏兮兮的迷彩服!这身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行头,风吹雨淋里越来越脏,越来越烂,却不见他换。有次有个老头对他说,看你冻的,我家有不穿的棉袄给你吧。谁知,这小鸡蛋孩却说,不要!你城里人不穿的才叫我农民穿!看不起我农民!咦,他还挺犟!

  他确实很犟,有次下雪了,黄昏里的人们缩着脖子,匆匆而过,沒人光顾他的菜滩!眼看天渐渐黑下来了,明晃晃的雪包裹着他,他把两手捅进袖筒里在菜滩前跺着脚,象快要冻死的大虾一般,机警的小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行人。没一个人理他,象这巷子根本不存在他一般。当我和女友走到跟前的时候,他竟自己把菜滩一掀,说声,去他妈的,不卖了!拎起两个空篮子踏雪而去,留下一个单薄勾着头的背影。

  他一阵子出来,一阵子又不见了!每次他一出现,我女友就激动地告诉我,那小鸡蛋孩又来了,咱俩去买他菜去!

  我女友问他,你不好好卖菜,胡跑啥哩?一会在,一会不在。

  他便长叹一声,作出看破世态的深沉状,说,好我的姨哩,没办法呀,我能有啥办法嘛。

  女友说,整天都是你一个人,恁媳妇哩,咋不叫你媳妇帮你卖菜哩?

  好我的姐哩,你没看我这式子,人家谁跟我哩。

  你式子咋啦?会哄人的跟啥似的。

  姐,我不哄人!他狡黠的小眼睛又显出极真诚的样子来。

  “我一生下来,我妈就叫我不要哄人!“

  他这一说,我和女友都笑起来了。

  女友说,你还有点小幽默,那你妈咋没叫你好好学习,考大学,不卖菜。

  “好我的姐哩,考大学那哪是我农村娃的事哩,考上也上不起。我妈就知道,就没给我说这。”

  女友又笑了,说,那一生下来,恁妈就知道你是卖菜的。

  他没再说什么,又慌着秤菜去了。

  女友对我说,这小鸡蛋孩怪有意思哩,啥时候咱给他找个下岗女工,跟着他一块卖菜。

  我说,下岗女工多大了,他才多大?

  女友说,那就给他找个没工作的大学生。我说,大学生谁跟他哩。女友说,大学生咋啦,找不到工作的多的是,跟着他卖菜,挣一个是一个,总比吃闲饭强吧。——有的大学生,混的还不剩人家这卖菜的哩。

  谁知,第二天,这小鸡蛋孩却又不见了。

  这黄昏里的菜市场,这菜市场里的小鸡蛋孩!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