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阅读

小说诗歌散文纪实少儿科幻寓言

小说

当前位置:陕西作家网>作品阅读>小说

  小说:狙击手(郭军平)

文章来源:发表时间:2018-01-11

  带着特定的任务,他出发了,一个人,踽踽行走在山间小道上。他是一名狙击手,也是一名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神枪手。一杆步枪,300发子弹,足够他驰骋沙场了。不,他的沙场不是炮火连天,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是别人看不见的杀场。说杀场也就是别人难以干掉他,而他却因为隐蔽性强而往往成为别人的坟墓。 

  山间风景如画,郁郁葱葱的草木散发着阵阵清香,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隐藏在丛林里的小鸟时不时发出清脆的鸣叫,假日不是战争,这样的徒步无疑于一次山林旅行。可是,日本鬼子不让中国人清静,硬是明火执仗闯进了这片美丽的土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大片的国土沦失,日寇的铁骑到处横行霸道,践踏山河,蹂躏百姓。山河破碎,神州飘摇,黄河呜咽,湘江垂泪。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已经沦落鬼子之手,下一步,听说鬼子就要渡过黄河攻取大西北。绝不能让鬼子踏上关中这片土地,在鬼子到来之前先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鬼子尝尝关中冷娃的厉害。 

  关中这片神奇的土地,在民国军阀混战时期就涌现出一批身手不凡、行侠仗义、抱打不平的刀客。这群刀客常常来无踪去无影,平日不显山露水,但是到了晚上常常是神出鬼没,让那些为富不仁者以及贪官污吏胆战心惊。正因此,关中刀客驰名关内外。然而,这群刀客的消失竟然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给人留下了很多的谜团。 

  然而,在很多人不了解他的背景下,他却是当年刀客王的二儿子。他的父亲临终之际告诉了自己的一些事情,这让他感到父亲的神秘和惊奇。父亲在教会他轻功和飞刀绝技时,只告诉他练武是为了健身强体,在国家危难之时就要保家卫国;但关于自己年轻时如何行侠仗义、杀富济贫的事情只字未提。关于父亲的故事他也是道听途说,不能确定。关中刀客的神秘性可见一斑。 

  他成为一名狙击手也是因了自己身手矫捷、百步穿杨的功夫。在军营里,连长要训练出一批神枪手,特意让他们露自己拿手的本领。他选定了两个项目,一是爬树,二是掷石子。说到他的爬树,那轻巧敏捷不亚于猿猴。他当场表演了一回,看的士兵们目瞪口呆。其实,他会轻功的功夫,然而他谨记父亲的教诲“不要显露”。虽然只是表演,但他也仅仅是拿出一二分功夫。更多的绝技他还没有显露出来,他要学会隐藏实力。掷石子也只不过是略略露一二分功夫,但那也是无人能敌。百步之外的酒瓶他一甩手就击碎了。这样的功夫对于其他人而言可能都得十年练,然而对于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唾手可得。 

  连长是慧眼识英雄的好汉。当即就把他选入狙击手队伍,进行伪装和射击训练。连长可把他们看做宝贝。一般作战都把他们放在特殊的位置。在众多的狙击手队伍里,他是佼佼者。连长分外惜才,常常和他分享一些重大军事活动。一些秘密,就连副连长、教导员都不知道。在一次剿匪行动中,连长秘密交给他任务,让他从后山爬上去,从后面袭击敌机枪手和指挥官。他利用自己矫捷的身手和轻功从悬崖峭壁上爬上去,选定有利地形,从后袭击交战正酣的敌人。敌人猛烈的火力压制着自己队伍的前进,看着战友们不断有人伤亡,他杀红了眼。端上枪,压上子弹,瞄准敌机枪手,子弹呼啸而过,敌机枪手脑袋开花,应声倒下。接着,瞄准下一个正准备投弹的敌人,当即击中,敌应声倒下。敌人队伍有点慌乱,信心大失,队伍溃败。连长趁势发出进攻,土匪纷纷举手缴械。此战,连长为他记一等功。 

  而今,听说鬼子就要准备渡黄河进攻陕西,鬼子时不时打炮,摧毁黄河西岸农庄村舍,伤及无辜百姓。想起这些,他都恨得咬牙切齿,决心教训教训这些开炮的鬼子兵。正好连长也奉上级命令,要求派出一批狙击手,袭击袭击敌人,杀杀日寇锐气。听说执行任务,他就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恨不得早杀几个鬼子,给鬼子一点颜色看看。 

  他们几个分头行动,从不同方位袭击敌人。出发时,每个人都带上了足够的弹药、干粮、壶水。连长还对他特意交代,最好能干掉几个鬼子军官,摧毁鬼子的炮兵,让他们不敢小瞧西北军。他点头称是,按说在没有开战之前这样的任务对于他们几个来说是一个不小的任务。毕竟鬼子兵一路烧杀抢掠,骄横跋扈,不可一世。初次接触鬼子兵,可能一些士兵还有点胆怯,然而他不怕,上级就要借助他们来杀杀鬼子兵的狂气,为低落、怯战的士兵队伍鼓鼓劲。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他们个个为能担负如此重任而高兴。 

  此刻,他正行走在山路上,想起连长的交代,心头的惬意忽然消失,脚下不由得快了起来。潼关自古天下雄关,有“鸡鸣听三省”之誉。谁曾想河东之地竟已大片沦丧,生灵涂炭,千里白骨。想起日寇隔三差五,不是飞机轰炸,就是炮弹飞射,威慑关中,他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握紧了手中的钢枪,紧了紧腰中的子弹袋,这300颗子弹要弹无虚发,送300个鬼子上西天。他心中这么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行走间,忽然前面群鸟飞起,一阵惊叫,向远处飞去。“不好,有情况!”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他感觉前面一定有敌情。他猫下身子轻手轻脚迅速向丛林深处藏去。轻轻拨开草丛,他趴在地上,贴耳倾听,凭借多年的侦查经验,他听出是几个人的脚步声。他悄悄地拿起了枪,压上了子弹。他屏住呼吸,尽力不让身体抖动,以避免让敌人发现。果然,脚步声愈来愈清晰,他能根据自己的敏觉判断出敌人距离自己的位置和距离以及大致人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不好,有十五、六个”,简直是一个鬼子侦查小队。距离自己有百步之远。“怎么办?是射击还是再观察?”他手中的枪都握出了汗。凭着丰富的经验,这么近的距离反而不是狙击手最佳的射击位置,因为狙击手的长处是远射,而不是近射,近射岂不很快暴露了自己,对于敌众我寡来说,于己非常不利。他感觉还是稳住再说,先不要打草惊蛇。 

  只听鬼子的脚步越来越近,周围的草木都被他们惊扰得晃动摇摆,草丛中的螳螂、知了个个都飞鸣而去。“离自己也就十几步吧。”他反而不再紧张,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看了看了自己周围的环境,目前自己正处在一个高坡上,向南是一个浅峡谷,北面是个小山头,东面就是鬼子来的方向,可能附近就有鬼子的营地,西边是自己来的方向,已经离开家乡很远了,要说撤回去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现在自己是深入敌营,不能有任何顾虑,惟有破釜沉舟才有生还的可能。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和鬼子殊死一搏。 

  就在他全神贯注准备射击的时候,只听一个鬼子“叽哩哇啦”地说了几句,他没听懂。另一个鬼子也“叽哩哇啦”说了几句,他还没听懂。听起来好像是鬼子对话吧,两个人一问一答。其他的鬼子都静悄悄的,没有动作。忽然,他听到了一句汉话:“太君,前面就是牛头岭,此地险要,易守难攻,我们以后先占领此地,然后向西进攻,势如破竹。”听听就是汉奸翻译官的腔调,他恨不得一枪崩了他。“吆西吆西!你的大大的忠诚!”只听鬼子军官用生硬的汉语夸赞着这个汉奸翻译官。“看来鬼子是侦查地形,不幸与我遭遇。”他想好了,打一枪撤退的方向,然后向南峡谷撤退。 

  “看看鬼子的动静再说,反正打和撤的方案都有了。”他稳住了自己,手中的枪丝毫没有放松。对于好的狙击手来说,在消灭敌人之前,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他不愧是刀客王之后,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沉静。 

  谁也没有想到,鬼子“叽哩哇啦”了一阵,却没有向前,突然调转脚步回去了。一队鬼子兵跺着脚步整齐地走着,这和刚才鬼鬼祟祟的脚步完全不一样。看来鬼子也是地形不熟,是来侦查虚实,回去时却心里踏实了。他松了一口气,握紧的枪松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前后汗衫都湿透了。也许是天热,也许是战情紧张。 

  “妈的,小鬼子,我要让你们有来无回。”他心里愤愤地说,“先打掉他们的侦察兵,就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他心里暗暗地想。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伸伸腰肢,顺手取过水壶喝了几口。然后,他取出一把子弹,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他在低头数着,仿佛数着消灭的敌人人数。 

  “十六,好,就用这十六颗子弹,送他们上西天。”他擦了擦枪身,仿佛他心爱的老朋友、老伙计。这条枪,可是跟随他十多年了,能逃过这条枪的还没有几个人。再说,他的枪下从没有冤杀过好人,跟土匪战,跟那些为非作歹的河南痞子兵战,他的心中充满了正义感与荣誉感。 

  “眼下,要消灭的就是强盗狗贼小日本,他们枪杀我同胞,奸淫我姐妹。神州大地,人神共怒。我也要让你们尝尝我们中华男儿的厉害滋味。”想毕,他把子弹一个个卡在左手腕的皮套上。他习惯了这样的战法,一到打起来,压弹、取弹快而不乱。他常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行动迅速敏捷,根本让敌人捕捉不住他的行踪。 

  完全准备好后,他持枪穿过密林向高坡上走去,他要盯住鬼子的动静,然后选择恰当的时机对其进行致命性的打击。 

  鬼子兵趾高气扬地走着,肩上枪挑的膏药旗若隐若现,他瞅准后,悄悄地跟了上去。“六十米,七十米.....”他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距离。“再远些,再远些!”对于狙击手来说,1000米的距离都能百发百中,何况这么一点距离,而且越远越安全,越远越具有射杀性和威慑性。他决定好了,像熟练的猎人发现了猎物紧紧地跟了上去。 

  东边是一个斜坡,现在正处在一个三省交界之处,沟沟卯卯的地方,最适合于打游击,难怪古人称这里是“山河表里”之地。他选定了一个坡头,迅速趴下,进入战斗状态。夏季旺盛的草木也正好成为了他的掩体。鬼子兵是乘坐小艇从黄河上偷渡而来,河对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大批的鬼子车队,看来鬼子在调兵遣将,准备渡河进攻。 

  “要杀杀鬼子威风,挫挫其锐气。”连长的话在他的心头回旋,“绝不能让这队鬼子侦察兵渡河而去,要让他们有来无回。”一个声音从他的耳旁响起。 

  “砰”的一声,他感觉他用了很大的劲,一颗子弹带着愤怒的火焰呼啸而去,直奔那个肩挑膏药旗的鬼子兵脑袋。 

  没等其他鬼子兵反应过来,“砰”第二枪又过去了,鬼子慌忙趴下一片。好半天,鬼子兵都没敢抬头,他们还没弄清这枪声从哪里而来。因为他开第二枪的时候,已经迅速换了一个地方。鬼子看着身边脑袋开了花的两个士兵尸体,一下子被打傻了。这是他们进入中原以来还没有遇到过的现象。国军士兵的溃败,几乎不堪一击。他们还没有受过如此侮辱。毕竟鬼子指挥官还是老练沉稳,他“叽哩哇啦”地站起来,喊叫着,挥舞着指挥刀。 

  他瞄准了这个指挥官,扣动扳机之际,忽然那个汉奸翻译官向左推了一下日军指挥官,子弹带着呼啸之声击穿了这个狗汉奸的胸膛。他摇摇摆摆手指着他射击的方向,然后像死猪一样倒了下去。 

  “砰”,这是第四枪,又一颗带着复仇火焰的子弹呼啸而来,冲在指挥官前面的一个日本士兵倒下了。 

  日本兵被打蒙了,他们还没有遇上这么强大的对手。敌人身手之矫捷,行动之迅速,反应之灵敏,是如此神速,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毕竟日本兵也是训练有素,他们迅速在指挥官的指挥下呈扇形向他包围而来。 

  “擒贼先擒王。”他决定先干掉这个指挥官。日军分散开来,左边的不断朝他射击,右边的就趁机呈扇形迅速向前冲击,他们明白了他们的敌人是一个人。当右边的趴下射击时,左边的就迅速向前冲,就这样,狡猾的日军相互交替射击着、掩护着、冲锋着,他们不断地在缩小与他的距离。 

  就像老练的猎手与狡猾的猎物之间的搏击游戏一样,越是这样,越能激发出他的斗志。他数数,已经干掉了四个,再剩下十二个,不急,一个一个敲。也许那个指挥官真不该来这里,他的枪已经紧紧地吃准了他。 

  “砰”,这颗子弹已经快速出膛,直奔那个“叽哩哇啦”的日军指挥官面门。指挥官躲闪不及,面目开花了,当即栽倒毙命。其他小鬼子一看指挥官栽倒了,吓得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剩下的鬼子兵虽然没有冲锋,但也没有后退。他们一个个在悄悄挪动着,寻找最好的掩体。他心想:这小鬼子还真是好心理素质,指挥官完蛋了,也不跑。这与以前的土匪和河南痞子兵相比就是不一样。 

  越是这样的敌人越不能轻视,他把第6颗子弹已经压了上去。忽然,前面两个鬼子兵像疯了一样“哇哇”端着枪向他疯狂冲来。一左一右,好像故意麻痹他,让他分散注意力,岂不知他是沙场老手,一旦盯住一个,没有一个能够逃得脱;而其他的鬼子兵却像疯了一样向后跑。他有点分神,但还是枪一挥,右边的鬼子应声而倒,左边的眼看着上来了;他就地一滚,躲到一个坑里,子弹已经压了上去,没等那个日军举枪,他的枪已经响了,鬼子被打了个四脚朝天。 

  四周静下来了,他爬出坑,鬼子没有上来。他感觉非常诡异,迅速跳出坑。这时一颗炸弹飞了过来,刚刚炸在坑里。幸亏他反应得快,他急忙向高坡跑去,寻找制高点。 

  原来那几个跑回去的小鬼子架起了小钢炮,炮弹携带着呼啸声一颗接着一颗飞舞而来。炮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震的他耳朵发麻。他边跑边打,打炮的小鬼子一个一个毙命了。 

  剩下的4个小鬼子在炮弹的掩护下已经快退到了黄河边,绝不能让这些狡猾的鬼子回去,一定要彻底干净地消灭他们。他迅速追了上去,像猛虎下山一样,身子一躺,仰面朝天,让身子跟随惯性向下滑。他边滑边打枪,鬼子又死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已经到了小艇上,向对岸挥舞着军旗,对岸的鬼子看到了,迅速开着小艇过来了,而且还是大队人马。 

  不好,原来这两个逃跑的鬼子是呼叫援兵。这些狡猾而又歹毒的鬼子兵,还真是不好对付。他迅速调整了思路,抓住身边的一块岩石,挡住了下滑的身体。随即,他已经压上了第15颗子弹,单手一挥,摇旗的那个鬼子兵应声而倒。最后一个鬼子兵一看不好,正要跳河逃跑,也被他快速的第16颗子弹干掉。他如释重负,急忙向回撤退。但是,大批的鬼子已经也靠岸了。 

  鬼子边上岸边打枪,子弹贴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为了快速掩藏起来,便于射击,他行动迅速,如敏捷的猿猴腾挪闪跃,很快就爬上了山坡。到了山坡,他就地一跃,迅速进入战位,一颗子弹已经压上枪膛。 

  鬼子兵上岸后,一看他躲藏在山坡上,指挥官不敢大意,急忙喝令士兵们趴下。因为从前面那十六个死尸上,指挥官看出他不是个等闲之辈。指挥官也是吃定了要拿下他的意思,一边趴在地上,一边不断地用手示意,一边不断地向后传递信号。看得出,鬼子还在不断增兵。这一艘小艇上过来大约有三十多人,河对面还有小艇正在出发。 

  鬼子兵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战场上死一般的静,只有老鸹“呀呀呀”的惨叫与盘旋。他不敢大意,不断地变化位置。北面是一座山坡,居高临下,能将河对岸看得一清二楚。他决定向北山移动,不能让鬼子发现自己的位置。果然,在他向北山移动的时候,鬼子的炮弹就一颗接着一颗向他刚才埋伏的地方飞泻。 

  炮弹带着啸声“轰”“轰”落在山坡上,山坡上的草木被炸得齐飞,尘土、碎石四处飞溅。美丽的山河再也不平静了。瞬间,硝烟弥漫,火焰燃烧,山河破碎。他边跑边骂:“小鬼子,来吧!爷爷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他便进入到北山,只见地势开阔,树木丛生,百草丰茂。来不及细细打量,他就压上子弹,瞄准了正在发射小钢炮的鬼子兵。“砰、砰”连续两枪,鬼子炮手就栽倒在地,呜呼哀哉! 

  其他鬼子兵一看,就急忙冲锋,然后又迅速趴下。他们明白了自己的敌人——一名百发百中的狙击手。谁也不敢大意,不然脑袋就很快搬家了。只见鬼子指挥官趴在地上不断地用手示意着。 

  鬼子兵逐渐分散开来,一个个匍匐前进。他着急了,不能老是这样对峙着,得寻找机会干掉敌人。打一个少一个,同时也能震慑敌人,况且长期这样拖下去对自己不利,毕竟自己弹药体力有限,不能和敌人打消耗,得诱惑敌人冲锋。 

  他做了一个起立姿势,迅速跑到前面一块巨石旁。一个鬼子起立瞄准了他。正好,他反手一击,鬼子兵应声而倒。其他鬼子见了,也不敢起立,趴在地上,只是不断地向他射击。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飞过。他被压制地没有机会射击,这样不行,不然鬼子就会借机冲上来。他把帽子摘下来,放在石头上,迅速来了个金蝉脱壳之计。鬼子还以为他在,对着他的帽子不断射击。而这时,他已经撤到了另一个安全的地方。 

  现在这个位置恰好是一个射击的绝妙点,鬼子们趴在地上也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他稳了稳心神,取出一颗颗子弹,这些子弹正是鬼子的午餐。一颗子弹压上去,弹出去,就是一个鬼子兵毙命。就这样,接连打掉了十六个鬼子,鬼子再也不敢匍匐前进了。他们清楚眼前的敌人简直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 

  鬼子指挥官看着身边一个一个被敲掉的士兵,心里直发毛。再这样下去,难免一个个被对方干掉。他一边趴在地上“叽哩哇啦”指挥士兵前进,一边挥手让几个士兵向回搬救兵。而河对岸的小艇正在“突突”向前。虽然鬼子被一个个消灭,但是鬼子后援部队却在不断开进,他不能就这样被鬼子缠住,得想法摆脱鬼子的纠缠。 

  他熟悉这里的地形,北山向下,就是山谷,谷大林深,草木丰茂,野果累累,天无绝人之路。要摆脱鬼子或者诱敌深入然后各个歼灭,到这里鬼子就如同进入死亡谷一样了。他打定主意后,在迅速干掉两个鬼子兵后,就顺势一滚,直向山谷冲去。 

  在半山腰,透过树木之间的空隙,他看得出鬼子指挥官已经站在了他刚才埋伏的位置。七八个鬼子聚在他的身边,听着他的“叽哩哇啦”。看来这是鬼子指挥官在布置任务,而后面也许大批的鬼子就要上来了。趁着这个空隙,他连忙打了两抢,两个鬼子又见了阎王。其他的鬼子急忙闪开,躲在岩石的后面。 

  果然,鬼子的援兵上来了,一上来,就是对着山谷开炮。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是成了巨大的弹坑。大小树木被炮弹“轰”倒,只听见树倒枝折的声音,夹杂弥漫的硝烟和燃烧的火焰。山林的鸟儿、虫儿飞遁。他敏捷地回避着,不断地向山谷深处隐藏。 

  鬼子的炮火之后就是士兵的悄悄进攻。鬼子兵像鬼魅一样在树林间穿行,一个个小心翼翼,生怕吃了他的子弹。尽管鬼子兵小心翼翼,但还是时不时被他的冷枪击中,击中一个就是一声惨叫。山谷里充满了恐怖的气氛。乌鸦在“呀呀”惨叫,林子里时不时冒出“砰砰”的枪声。 

  尽管鬼子人多,但是对地形不熟悉,鬼子被他牵引的胡乱转。而他神出鬼没的枪法更令鬼子兵毛骨悚然。鬼子被打得风声鹤唳,简直成了惊弓之鸟。究竟有多少鬼子兵丧命于此,他几乎是弹无虚发,看看身上的子弹,就知道鬼子已经被干掉了多少。 

  看着伤亡惨重,鬼子指挥官停止了搜捕,这样下去要多少士兵被干掉呢?快到黄昏时分,鬼子撤出了山谷。周围寂静了下来,他这时才喘了一口气。取出身上的干粮,胡乱吃了几口,喝了几口水,他想想:鬼子不会就这么轻而易举撤回吧。要不然,鬼子就是另有对策。为了安全,他不敢逗留,急忙向山谷深处退去。 

相关报道